正文 第五百六十七章 失踪 新!

    那货陡然一怔,随即盯着罗猎看了几眼,忽地笑开了:“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害得老夫差点被扔海里的小屁孩啊?”

    罗猎搂头给了那货一巴掌,喝道:“你丫嘴硬是不?你丫再硬一个给我看看?”罗猎再次扬起了巴掌。

    那货吹胡子瞪眼道:“你再打我一下,我就保证忘掉所有关于玉玺的秘密,不信,你就试试看好了!”

    董彪侧了身子,抬起脚来,一脚将那货踹下了车:“老子花了三百块捞你出来,他吗的就是让老子听你吹牛逼看你瞎嘚瑟的吗?罗猎,给彪哥狠揍这狗东西,揍够了三百块的本钱再说!”

    车到了唐人街,放下了艾莉丝。罗猎没事的时候,艾莉丝很喜欢粘着罗猎,但当罗猎有事的时候,她总是会很知趣地躲在一边,从不让罗猎分心。

    回到了堂口,董彪像是拎着一只鸡仔一般,将鼻青脸肿的那货拎到了堂口的惩刑室中。

    “姓什么,叫什么,从实回答,有一个字的假话,便再揍你个三百块钱的耳光拳头。”想想那货在巷口中挨过揍的那副怂样,董彪原本紧绷着的一张脸突然爆裂开,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那货唉声叹气回道:“小的姓吴,名厚顿。”

    董彪又问道:“你是故意被洋人警察捉到的吗?”

    吴厚顿长叹一声,苦笑道:“谁会吃饱了撑的做那种蠢事啊?唉,小的是得意忘形而一时失手,才被海关的洋人警察给逮去了。不过,求助于贵堂口却是小的的主动之为,小的五年前就知道贵堂口跟海关警署有蛇头买卖,所以小的才主动向那个洋人警察招了玉玺的事情,还告诉那个洋人警察,只要把信息告诉了贵堂口,那么贵堂口肯定会花高价来捞我。”

    董彪点了点头,道:“这话倒是可以相信,你也是个老江湖了,越狱不成,也只能试试走这条路。可你想过没有,落到我安良堂的手上,可要比落在洋人警察的手上更会悲惨。”

    吴厚顿惨笑道:“落在贵堂手上好歹还能留条命,落在洋人手上恐怕连命都没了,越狱可是个重罪,小的还打伤了两名洋人警察,小的能看明白那个洋人警察的眼神,要不是贵堂口答应了花钱捞小的,那洋人警察非得弄死小的不成。”

    罗猎道:“你这双招子还是蛮亮堂的啊?既然你都能看明白,那为啥一上来就先吹牛逼呢?非得挨顿揍才舒服是不?”

    吴厚顿苦笑道:“挨揍怎能舒服呢?不过,挨揍的时候却可能出现逃走的机会,唉,可小的却没想到,你们二位爷才是高手啊,小的这顿揍可是没轻挨,可逃走的机会却一点也没看到。”

    董彪摸出了烟盒,将里面的香烟全都掏空出来,给罗猎递了个眼色,然后将空烟盒揉做了一团,一声冷哼后,突然将那团空烟盒掷向了空中。罗猎闪电出手,一柄飞刀闪烁着寒光,射向那团空烟盒,只听到‘哆’的一声,飞刀刺穿了那团空烟盒,扎在了房间一侧的窗框上。

    “看清楚了?也亏得你没找到逃跑的机会,不然的话……”董彪没把话说完,只是用了两声冷笑做为替代。

    吴厚顿簌簌发抖,双腿一软,居然瘫跪在了地上,正手抽了自己一巴掌,想了想,似乎还不足以表达自己的心情,于是反手又抽了自己一嘴巴。“小的真是该死,就在刚才,小的还在琢磨着该怎么逃走呢。”

    董彪笑吟吟又摸出了手枪,掂在手中,道:“要不要再让我打两枪给你开开眼?”

    吴厚顿连连摆手,道:“小的不敢,小的再也不敢了。”

    董彪满意地点了下头,道:“既然如此,那就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吧。”

    吴厚顿犹豫了一下,道:“其实,小的并没有参与到那场偷窃大清开国玉玺的行动……”话音未落,脖颈处突觉冰冷,罗猎手持一把飞刀已然抵住了吴厚顿的脖颈。“小英雄莫急,听小的把话说完,待我说完后,你们要是觉得那三百美元花的不值,想怎样小的都成。”

    罗猎冷笑道:“废话!这儿可是安良堂,别想着耍滑头!”罗猎拿着飞刀在吴厚顿的面前比划了几下,这才收了手,退到了一旁。

    吴厚顿接道:“小的真是没有参与,不过,小的却知道那开国玉玺的下落。”说到这儿,吴厚顿故意一停,滴溜溜的双眸在董彪和罗猎身上转了一圈。

    董彪暴喝道:“少他妈给老子卖关子,赶紧说了。”

    吴厚顿打了个激灵,连忙接着说道:“那场展览会对各国的盗门同行来说可谓是一场盛宴,可是,法兰西那边以及纽约这边均雇佣了顶尖的安保公司,想下手偷走一件两件宝贝谈何容易?因而,对那些个盗门同行来讲,也只有做梦想想的份,哪里能寻得到下手的机会?小的根本没敢去想那些事,小的只不过想趁着人多捞点便宜,结果呢,却被小的捞到了一个秘密。大清朝派了特使过来,给了法兰西博物馆一大笔钱,只求法兰西博物馆不要将开国玉玺展示出来。”

    罗猎反应够快,抢道:“你的意思是说所谓玉玺被窃只是法兰西博物馆的障眼法么?”

    吴厚顿缓缓从地上爬起,冲着董彪和罗猎抱了下拳,道:“当时却是如此,但之后又有变故。大清朝那位特使继而向法兰西博物馆提出了收购此玉玺的提议,开价之高,却是令法兰西人无法拒绝,因而,那件宝贝便落在了大清朝的特使手上……”

    董彪打断了吴厚顿,质疑问道:“你又是如何得知这其中过程细节的?”

    吴厚顿举起了双手,在空中晃悠了两下,不无骄傲道:“就凭老夫……哦不,就凭小的这身本事,那大清朝特使的秘密还不是随意而知?不瞒两位英雄,只要是小的盯上了哪个人,那么,那人对小的来说就不存在秘密。”

    董彪点了根香烟,喷着烟应道:“这话倒不是吹牛,五年前,你能从内机局的秘密传送渠道中盗走那份名单,那么,看住了那位大清特使对你而言便不是什么难事。”

    吴厚顿嘿嘿一笑,双手抱拳,回道:“多谢英雄称赞!”

    董彪呲哼了一声,道:“实话实说,不必相谢,你接着说下去就是了。”

    吴厚顿清了下嗓子,接着道:“小的一看那件宝贝落在了大清朝特使的手中,心中暗道,应该是小的的机会来了,只可惜小的尚未来及下手,那大清朝特使却被人给劫走了,至今下落不明。”

    罗猎问道:“你怎知道那特使是被人所劫?”

    吴厚顿仰天长叹,道:“那日夜晚,小的已经潜伏到了大清朝特使下榻的酒店,只待夜深人静之时,以迷香迷倒那特使,再拨开房门之锁,便可轻而易举得到那枚玉玺。可就在小的来到那特使所在楼层的时候,看到两个身着警服的洋人带走了那位特使。干我们这个行当的,对六扇门的人最是敏感,而小的在美利坚呆了快五年了,那洋人警察是真是假,小的不用看都能判断得出,带走大清朝特使的两个洋人,确是假警察无疑。”

    罗猎道:“那你有没有继续追踪那两个假警察?”

    吴厚顿没有作答,而是眼巴巴看着董彪,央求道:“英雄,能不能赏小的一根烟抽抽呢?”

    董彪微微一笑,捡起刚掏出来放在了桌台上的香烟,随手丢了过去,接着又将火柴丢向了吴厚顿。吴厚顿右手接住了香烟,左手抓住了火柴,叼着烟点了火,然后双手捧着火柴送还给了董彪。美美地抽了两口烟后,才道:“亲眼看到了这种事情,小的若是不跟下去看个明白的话,恐怕是连饭都吃不下去。可是,那两名假警察带着大清朝特使出了酒店便直接上了车。小的的这两条腿怎么能跑得过洋人的四个轱辘呢?因而,这事也就断了线了。”

    罗猎锁眉瞪眼,道:“就这么完了?”

    吴厚顿抽了口烟,回道:“不完还能咋地?”

    董彪呵呵笑道:“看来,老子的那三百美元算是白花了……不行,我安良堂什么生意都做得,但亏本生意绝对做不得,来人呐!”门口处,两名安良堂弟兄应声现身。董彪挥了挥手,道:“把这货带下去,就当是咱们请来的拳靶子,一天的工钱按一美元算,什么时候把那三百美元赚回来了,什么时候放这货离开。”

    吴厚顿扑通一声重新跪了下来,右手仍旧夹着香烟,用左手打了自己一嘴巴,急道:“小的错了,小的还想起了一件事来。”

    董彪道:“你他妈是在跟老子玩挤牙膏的游戏么?老子可不是那么好骗过去的!你他妈没做好准备便要登船回国,明知道海关牢房最后一道门你无法打开却要着急越狱,这些反常行为要是说不清楚的话,恐怕老子的堂口便是你他吗姓吴的地狱!”

    吴厚顿苦笑道:“小的一开始就说小的被洋人抓是故意而为,可两位英雄非要说小的吹牛逼,还暴打了小的一顿……”

    董彪哼笑道:“那不过是随便找来的揍你一顿的理由,你他吗把我兄弟害得那么惨,揍你一顿很过分吗?你要是觉得冤,那老子就让它来给你道个歉。”董彪说着,举起拳头来晃悠了两下。

    吴厚顿讪笑道:“不冤枉,小的挨这顿揍一点也不冤枉,小的小觑了两位英雄,活该被揍。只是,小的不敢断定,安良堂对那玉玺有多大的兴趣,若是小的能帮助安良堂得到了那件玉玺,小的又能捞到怎样的好处?”

    董彪横眉冷对,怒骂道:“你他妈还敢跟老子谈条件?”

    吴厚顿捏着烟屁股抽了最后一口,不慌不忙回道:“小的可不敢跟您谈条件,小的只是问问而已,量体裁衣,看米下锅,安良堂若是无甚兴趣,小的说了也是白说,安良堂开出的价码若是没达到小的的底线,小的宁愿去做那拳靶子也不会和你多费口舌。”

    董彪脸色的怒色不见增加反倒减少,最后居然露出了笑容:“传说盗门有二鬼,南催命北无影,也刚好是取了你们二位姓氏的谐音,今日得见无影鬼吴先生,实乃董某之幸。”

    吴厚顿猛然一怔,道:“大英雄何出此言?小的怎敢冒催命无影之名?再说,五年前……”

    董彪打断了吴厚顿,道:“五年前,催命鬼在码头上将你怀中的那份名单轻易掉包,此举瞒过了鬼叔更是瞒过了我董彪,都还以为你不过就是个盗门高手而已,连一流水准尚不能及。却没想到,无影鬼之所以被江湖人尊称为无影,便是因为他隐藏身份的手段极为高明。你以一份对你无关紧要的名单换来了安良堂对你五年的轻视,此等手段,我董彪不得不服。”

    吴厚顿苦笑摇头,道:“董二当家的,您这说的是哪里话呀?那份名单怎么就对小的无关紧要了?小的可是跟内机局的人都说好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十万两银子的价码啊!”

    董彪哈哈大笑,道:“可是,吴先生的自信和说辞却始终矛盾,而且,你方才的眼神已经彻彻底底地出卖了你。试想,一个能从内机局秘密传送渠道中盗走绝密名单的人,又岂能轻易丢失了那份名单?想当初,我只当是鬼叔的手法高明,但今日细细一想,绝非如此。再有,神不知鬼不觉便摸清楚了大清朝特使的底细,即便是我家鬼叔也绝无十足把握,能做到的,只有那无影鬼。不过,这些推理便在一分钟之前我却从未想到过,是吴先生那种超脱常人的自信眼神提醒了我。”

    吴厚顿长叹一声,道:“都说董二当家粗中有细,今日切磋,果真如此。老夫修炼数十载,可就是这该死的眼神掩盖不住。也罢,也罢!即便今日瞒得过你董二当家,明日也瞒不过那曹大当家……好吧,老夫认下了,老夫便是那被江湖朋友讹传的盗门二鬼之南无影。”

    董彪颔首抚掌,喝道:“来人啊,给吴先生让座看茶!”转而再冲吴厚顿抱拳施礼,道:“董彪敬请吴先生赐教,当初为何甘心放弃那份名单呢?”

    吴厚顿道:“盗门中人,盗亦有道,吴某既然接下了这趟活,就得把货完完整整地交到金主手中,只是其中出了些纰漏,老夫居然被内机局的人给盯上了,虽然不能奈我如何,但前来与老夫交接的人恐怕就不会那么走运了,故而,老夫出此下策,借口出卖名单给那内机局而远渡重洋,只是因为你安良堂值得信任,且有足够实力对抗那内机局。”

    董彪缓缓点头,道:“听先生如此一说,董彪豁然开朗。都怪董彪眼拙,让先生受委屈了,董彪给先生赔不是!”董彪说着,走下座位,来到吴厚顿面前,屈膝便要行跪拜大礼。

    吴厚顿出手相托,笑道:“老夫虽然遂了心愿,却是苦了这位小哥,因而那顿揍挨的倒也不冤。”

    罗猎在一旁听得入迷,当吴厚顿说到苦了这位小哥的时候,居然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董彪道:“先生此举虽让国家少了一个栋梁之才,却为我安良堂送来了一个堪当大任之才,如此说来,还是我董彪理亏。”

    罗猎这才反应过来,于是走向前来,抱拳赔礼道:“罗猎对先生多有冒犯,还请先生见谅。”

    吴厚顿先是一笑,忽又瞪眼,道:“怎么都婆婆妈妈了呢?还说不说正事了?”

    董彪一凛,再次抱拳道:“请先生开出条件。”

    吴厚顿喝道:“痛快!老夫生怕二当家的跟老夫啰嗦什么民族大义国家命运,老夫没有姓崔的那么高尚,老夫做事只是图钱,这样吧,一口价,一万美元,老夫助你安良堂得到那枚玉玺,若不成功,老夫分文不取。”

    董彪朗声笑道:“先生如此痛快,我安良堂岂肯被先生笑话?我再加你两成佣金,只求先生尽心尽力!”

    吴厚顿道:“君子一言……”

    董彪随即接道:“驷马难追!”

    吴厚顿面露喜色,道:“老夫原以为曹大当家不在,董二当家不敢做主,故而出此下策来试探一二,早知如此,又何必多费周折?不瞒二位,老夫已经查明,那件玉玺不日便将送抵金山,届时会同一艘远洋货轮共赴大清朝,而那件玉玺,便是敲开大清朝通商口岸的重器。”

    一旁罗猎不禁疑道:“那船货物莫非是违禁商品?不然,又怎需以玉玺来要挟大清朝廷呢?”

    吴厚顿冲着罗猎点了点头,赞道:“小哥思维敏捷,又练得一手飞刀绝技,果真是二当家口中所称堪当大任之才。没错,那船货物,便是害人不浅的大烟土。”

    罗猎道:“大清朝不是已经接受洋人烟土了么?”

    董彪代为解释道:“你是只知其面不知其里啊!没错,七十年前,大英帝国以枪炮打开了大清朝国门,逼迫大清朝承认了烟土经营的合法性,不过,那可是大英帝国的特权,美利坚合众国虽然跟大英帝国穿一条裤子,却没得到大英帝国在这方面上的礼让。因而,美利坚的商人想在大清朝赚点烟土钱便只能是偷偷摸摸。若是能以一枚抢来的玉玺换得烟土的合法经营权利,倒也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啊!”

    罗猎道:“我明白了!也亏得这些黑心商人能想出这种下三滥的招数来,彪哥,我建议咱们给这帮黑心商人来个偷梁换柱,让他们拿着一枚假玉玺前往大清朝,那大清朝廷受了假玉玺的愚弄,必然要出口心中恶气,只需要将这船烟土的信息透露给英国人,那可就有热闹好看了。”

    吴厚顿不由得向罗猎竖起了大拇指来。

    董彪也跟着点了点头,道:“这主意不错,我看可行。”

    吴厚顿摸了摸肚子,尴尬笑道:“老夫在狱中饿了一天了,二当家的是不是给老夫弄点吃的来呢?”

    董彪歉意一笑,叫道:“来人啊,给先生准备房间,好酒好菜好生伺候,没我的命令,不许打扰先生。”

    待堂口弟兄领着吴厚顿出了惩刑室,罗猎问道:“彪哥,你觉得他说的话有几分可信?”

    董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像是没听到罗猎的问话。

    罗猎走近了,再道:“彪哥,问你话呢!”

    董彪陡然一怔,笑道:“你问的什么?”

    罗猎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话:“你觉得这吴先生的话有几分可信?”

    董彪道:“这不重要,即便只有一分,咱们也要全力一试。”

    罗猎应道:“可是,那吴先生开口就是一万美元,而彪哥给他追加了两成,算在一块就是一万两千美元,彪哥,滨哥他会不会同意啊?”

    董彪道:“别说是一万二,就算是两万二三万二,滨哥也不会皱下眉头的。”

    罗猎叹道:“看来,孙先生他们认定了这个玉玺能对满清王朝带来致命性的打击。好吧,虽然我仍旧不认同这种观点,但我还是希望能加入到这次行动中来。”

    董彪笑道:“你不用希望,因为这件事你躲都躲不掉。”转而笑容忽地僵硬起来,董彪一声长叹,道:“若是鬼叔还在,南无影北催命联起手来,那将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啊?又能有怎样的防务可以挡得住他们二人啊!”

    提到了师父,罗猎也是黯然下来,低头不语不说,且再一次红了眼眶。

    董彪起身,走过来拍了拍罗猎的肩,道:“是彪哥不好,又让咱家少爷伤心了,好了,时候可是不早了,咱哥俩是不是也该弄点吃的填填肚子了?”

    堂口的后厨刚为吴厚顿加做了晚餐,但见董彪罗猎走进了饭堂,立刻迎了上来。董彪吩咐道:“不用太麻烦,给我俩煮两碗面就够了。”

    就在等面的时候,一名堂口兄弟急匆匆赶来,禀报道:“彪哥,席琳娜护士来找你和罗猎呢,看样子像是有什么急事,我把她带去堂口大堂等着你们了。”

    席琳娜会有什么着急的事情要这么晚找上门来呢?直觉告诉罗猎,肯定是艾莉丝出了什么意外。“彪哥,我去看看吧。”

    董彪应道:“不急,面这就煮好了,吃了面在过去,耽误不了几分钟的。”

    罗猎已然起身,回道:“下午点心吃多了,这会我还不怎么饿。”

    跟随那前来禀报的弟兄来到了堂口的大堂中,罗猎看到了正焦虑地来回踱步的席琳娜。“席琳娜,出了什么事情了么?”

    席琳娜蓦然转身,双眸之间尽显焦急,道:“这么晚了,艾莉丝还没回来,我四处找过,却没有找到。”

    其实,时间并不算多晚,看看大堂一侧的座钟,时针才位于八点与九点的中间位置。但问题是,早在一个半小时前,也就是晚上七点钟不到的样子,艾莉丝已经在唐人街上下了车,而她下车的地点距离席琳娜新租借的住所只有一百米不到。

    罗猎不免紧张起来,问道:“我大师兄那边你去找过了没?”

    席琳娜道:“去找了,你大师兄还帮我去了西蒙那边看过了,都没见艾莉丝。”

    罗猎只觉得脑袋突然间要炸裂了。

    席琳娜没注意到罗猎的变化,继续道:“艾莉丝很乖的,她去了哪儿,大约几点回来,都会告诉我知道的,今天一早她过来找你的时候,还特意去了诊所一趟,告诉我说她晚上准备跟我一块共进晚餐,可是,我从七点钟等到了八点钟,还是没看到她回来,诺力,你说她会去了哪儿了呢?”

    罗猎扶着就要开裂的脑袋,艰难吩咐堂口兄弟:“去,快去把彪哥叫来。”

    那兄弟刚要动身,董彪的身影已然出现在了大堂的门口。“不用再说了,把堂口值班的弟兄全都叫过来。”

    不多会,值班弟兄四十余人全部到齐。

    董彪命令道:“艾莉丝你们都见过吧,她是在今晚七点差五分的时候,在唐人街第二个街口下的车,那儿距离席琳娜护士的住所不到一百米,而她到现在都没回到家中,肯定是出了意外。唐人街是咱们安良堂的老巢,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有人立刻报给咱堂口,但现在一个半小时过去了,咱堂口却没得到任何信报,这只能说明艾莉丝是被人劫走了,而且,劫走她的人手段甚为高明。你们留一半在家,其他人两人一组,四处打探,白天的时候,有没有行为异常的外人或是车辆出入过唐人街,又或是有什么陌生人打探过艾莉丝或是跟艾莉丝相关的消息,我相信,再怎么高明的歹徒也不可能做到一点蛛丝马迹都不留下。”

    弟兄们得令后,鱼贯而出。

    董彪转而安慰席琳娜道:“我最担心的是艾莉丝遇见了流串犯,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尚未得到这方面的信息,所以这一点基本上可以被排除。那么,剩下的最大可能就是一场有预谋的劫持,席琳娜,你不用太担心,匪徒劫持艾莉丝只是手段,他们势必还有别的目的,艾莉丝的安全暂时还不会受到威胁。”

    席琳娜听了,反倒更加焦虑,双眸漫无目的地凝视着前方,快速且幅度极小的摇着头,呢喃道:“会不会是马菲亚黑手党?天哪,艾莉丝要是落在了他们的手上……”

    董彪道:“不排除是马菲亚作案的可能,但如果是马菲亚作的案,那么其目标一定是西蒙……”董彪刚展开分析,突然愣了下,随即叫喊道:“外面的兄弟进来一个,你立刻去西蒙那边,将他带来堂口。”待门外兄弟领了命就要转身的时候,董彪又吩咐道:“多带几个人,拿上枪!”

    有了彪哥的坐镇,罗猎也冷静了下来,此时劝阻道:“不用去找西蒙了,既然大师兄去找过他,那么他一定知道了艾莉丝没有回家的事情,他一定会比咱们更加焦急,所以,他是不会留在家里的。”

    董彪虽然认同罗猎的观点,但还是对门口那兄弟挥了挥手,道:“还是去看看吧。”

    罗猎接着梳理道:“我觉得应该不是马菲亚所为,对马菲亚来说,西蒙的事情已经过去十五年了,即便马菲亚仍旧没有忘记西蒙,但对西蒙的恨意也早该被冲淡了。西蒙离开圣约翰大教堂也有半年多时间,这期间,还在纽约呆了一个多月。假若是惊动了马菲亚,那么,马菲亚本该在纽约对西蒙下手才对,没必要跟随到他们人生地不熟的金山来动手。”

    董彪道:“你分析的很有道理,但在事情没有明确之前,对马菲亚的怀疑就不能排除。另外,我很想知道,席琳娜,在最近一段时间内,你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我是说,你在工作和生活当中,有没有和什么人发生过矛盾,包括诊所的员工以及病人。”

    席琳娜认真地思索了片刻,却摇了摇头,道:“没有,只有两年前在安东妮医生的诊所中,和一个患者发生过争执,但后来在安东妮医生的调解下,也都和解了。”

    罗猎突然惊道:“会不会是那个泥棒人?井滕一郎?”

    董彪陡然一怔,锁眉凝目沉静了片刻,道:“按理说,习武之人在擂台上切磋,输了就输了,想找回来,那就再约了拳台上见就是了,没必要做出如此下流龌龊之事。不过,泥棒人心胸狭隘又盲目自大,他受了你的羞辱,做出这种事来倒也是合乎情理。”

    罗猎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董彪神情淡定,轻声吐出一个字来:“等!”

    罗猎着急道:“可是,彪哥,我等不了呀!”

    董彪轻叹道:“等不了也得等,不管是马菲亚还是井滕一郎,迟早都会向我们传递来他们的真实目的,而我们此时如果沉不住气的话,只会让他们更加得意猖狂。”

    在这方面上,罗猎可是有着深处的体会,五年前被那铎绑架的时候,正是因为没能沉住气而冒然逃跑,导致了安翟差一点死在了那一铁棍之下。虽然后来算是因祸得福,成就了一双夜鹰之眼,但每每想起这件事来,罗猎仍旧有些后怕。

    等,或许是此刻最佳的选择。但是,等的滋味却着实让人难受。

    席琳娜几乎瘫了,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任由两行泪水不住滑落。罗猎按捺不住,却也无奈,只能在座位前走来走去。唯有董彪,仍旧保持了淡定自若的神态,只是手中的香烟一根接着一根,未有丝毫的间断。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好像过了很久很久,但侧目看去,大堂一侧的座钟时针似乎纹丝未动,而分针,也就是挪动了几个小格而已。

    董彪的烟盒终于空了,他接上了最后一根香烟,并将空烟盒揉做了一团,掼在了地面上,正准备起身上楼去拿香烟,一组出去打探消息的兄弟终于回到了堂口。

    只是,他们带来的消息却很是令人沮丧:“彪哥,我们没查到任何可疑信息。”

    董彪面无表情,冷静应道:“扩大范围,继续询查。”

    待董彪上了楼拿了烟下来的时候,又有两组人马赶了回来,其中便有听命前去西蒙住所带西蒙回堂口的那组兄弟。“彪哥,西蒙神父不在住所中,我们询问了周围邻居,有见过西蒙神父的,说他在八点钟前后的样子出了门,便一直没回来。我们想办法进入了西蒙神父的住所,仔细查看了,并无异常发现。”

    董彪略带愠色苦笑道:“让你们去把西蒙神父带来堂口,又不是怀疑他什么,你们……唉,算了,你们还是回到各自岗位吧。”

    罗猎突然停下了来回踱步的脚步,若有所思道:“西蒙不在家,他一定是去追查艾莉丝下落了,可他孤身一人能查到些什么呢?按照常理推测,他理应来堂口求助于我才对啊!难道说……”

    董彪忽现惊喜之色,道:“西蒙敢独自一人追查艾莉丝下落,那就说明作案者一定不是马菲亚。召集所有兄弟,全力追查井滕一郎的蛛丝马迹,即便将金山翻个个,也要将那井滕一郎给老子找出来!”

    罗猎急忙提醒道:“彪哥,咱们这般大张旗鼓,会不会打草惊蛇呢?”

    董彪道:“无需多虑!假若是他所为,那么他从昨日下午遭你羞辱到今晚劫了艾莉丝之时,并没有多少准备时间,仓促之下,必有疏漏。而且,井滕一郎没几个帮手,也就是那两个喽啰而已,如果咱们的推测是正确的话,那么他们三个此刻一定藏在了某个隐蔽的地方并不敢露面。咱们尽管追查就是,即便惊动了他们,也不是什么坏事。”

    罗猎疑道:“彪哥,我怎么有些糊涂呢?若是惊动了他们,他们说不准就会杀了艾莉丝灭口,怎么能说不是什么坏事呢?”

    董彪道:“井滕一郎是个武者,不是一个以绑票勒索为生的职业匪徒,假若是他所为,其目的无非是将你引到一个隐蔽场所,三人一哄而上,胖揍你一顿,甚或给你留下点永久的记忆。而他们又清楚你的背景,不可能不忌惮安良堂的势力,所以,他们一定是想着在你身上出完了胸中恶气后便永远离开金山。”

    罗猎应道:“我明白了,他们在没达到目的之前,是不会伤害艾莉丝的,若是安良堂惊动到了他们,他们只会藏得更深,而不会冒然行动。”

    就在这时,值班的一名堂口弟兄印着气喘吁吁的西蒙神父出现在了大堂的门口。“诺力,快,快跟我,去救,艾莉丝……”

    罗猎又惊又喜,急切问道:“你找到艾莉丝了?她在哪儿?”

    席琳娜从焦虑和悲痛的浑噩状态中突然惊醒过来,扑向了西蒙神父,一把抓住了西蒙神父的衣领,带着浓烈的哭腔质问道:“是不是你连累了艾莉丝,是不是马菲亚黑手党的人再一次找上了门来?”

    十五年未曾相见,来到了金山,西蒙神父也只是远远地看过几次席琳娜。当西蒙神父看到席琳娜扑来之时,已然是惊慌失措,待到席琳娜抓住了他的衣领,摇晃质问之时,西蒙神父更是无语凝噎。

    董彪走上前去,劝住了席琳娜,并将西蒙神父带到了座位上,并让堂口弟兄为西蒙神父端来了茶水。“不着急,西蒙,坐下来先喝口茶水,然后慢慢说。”

    回过神来的西蒙神父接过了水杯却没喝水,迫不及待道:“不是马菲亚的人,是三张东方的面孔,我以为是中华人,但听到了他们的口音,却断定并不是中华人。”

    董彪不由跟罗猎交错了眼神,彼此会心地微微点头,长了副东方面孔又不是中华人,那么必定是井滕一郎那三个混账玩意。

    席琳娜哭道:“你既然找到了艾莉丝,为什么不救她回来?”

    西蒙神父凄切道:“那三人都会功夫,而且身上还配有兵器,我赤手空拳,贸然行事,只会害了艾莉丝呀!”

    罗猎道:“西蒙,你做得对,任何冒失行为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回来寻求援助才是你最正确的选择。”

    董彪像是想到了什么,疑道:“西蒙,我派出去了那么多弟兄,却没能查到蛛丝马迹,你又是如何追踪到艾莉丝的下落的呢?”

    西蒙神父幽叹一声,回道:“艾莉丝是一个聪明的姑娘,她在遭遇不测之时依旧保持了冷静,她没有反抗,但偷偷地留下了一些痕迹。我在马菲亚的时候,受过这方面的严格训练,再加上一个父亲对他女儿的那种特殊感觉,我捕捉到了艾莉丝留下来的这些微弱痕迹,找到了那三名东方人的藏身之地。”

    席琳娜怒道:“你不配做艾莉丝的父亲……”
Back to Top
网站地图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 申博百家乐 申博登录不了 澳门新葡京赌场
申博代理有限公司登入 申博管理网登入 太阳城 菲律宾太阳网上娱乐
太阳城集团 星级百家乐 咪牌百家乐 保险百家乐
申博太阳城注册 老虎机游戏 太阳城申博官网 太阳城亚洲注册
幸运大转盘 申博客户端下载 申博代理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