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69章 四位专业食客 新!

      庄道忠带来的人,还是让冯一帆这么一大家子有些意外的。

      来人中,其中两位是很知名的红学研究学者,还有两位是国内厨艺界的重量级人物。

      一位是中华厨艺协会的会长,另一位是中华美食宣传研究会的会长。

      面对这么几位大牌人物的到场,不要说是苏锦荣,便是冯一帆也有些惊讶。

      苏锦荣努力挣扎着起身,想要主动跟两位厨艺界重量级人物问好。

      中华美食宣传研究会卓会长赶紧搀扶住苏锦荣说:“老苏啊,你就不用站起来了,你还是要保重身体啊,说起来,我也算是你父亲的半个学生的,你这样给我见礼,我可是担当不起啊。”

      旁边厨艺协会的蔡会长也说:“可不是,今天在这,我和卓会长可都是和锦荣你同辈,我和卓会长也都算是泉晟先生半个徒弟,我们可都是庄老的晚辈。”

      庄道忠听到这话,顿时笑了起来:“老蔡啊,你这话把我给说的好像在倚老卖老一样啊。”

      蔡会长笑了笑说:“庄老您真的别谦虚,在这里啊,我和卓会长真的就是晚辈,您可是泉晟先生曾经的助手,这一点我们可都是知道的,而且您如今算是为数不多经历过多次国宴的大师啊。”

      庄道忠笑着摇头说:“现在我不行了,跟一帆他一比啊,我就明显感觉到这大江后浪的威力啊。”

      冯一帆倒是没有想到,这话怎么说着说着就转到了自己身上。

      他也是赶紧起身说:“师叔公,您别这么说,我是个晚辈,很多东西还需要跟各位长辈多学习的,尤其是这红楼宴和红楼菜,我也需要多跟两位红楼研究的学者多多探讨和学习。”

      两位红学研究学者面面相觑,两人今天到这里才发现,他们两个人也只能算晚辈了。

      无论是从年纪上说,还是从一些资历上来说,两位红学研究学者确实要晚一点。

      苏若曦见这么多人在场,她忍不住问:“师叔公,要不你们在这坐,我带孩子到隔壁去,不然这么多的孩子,在这里会不会打扰你们?” :(/

      庄道忠马上说:“不用不用,若曦啊,你们就坐在这里,这些孩子听一听也没什么,可以提升孩子们的见闻,以后说不定在这些孩子里,会有能够继承我们这几个老头衣钵的呢?”

      庄道忠的这个话,顿时获得了蔡会长和卓会长的认同。

      卓会长说:“对对,现在啊,年轻人大多都更喜欢国外的东西,不懂我们自己的很多东西,导致我们自己的文化缺失,尤其是现在连美食,也都是推崇西方,总觉得西餐是更加高大上的东西,是应该让孩子们多听听。”

      蔡会长点头说:“可不是,这些年西方餐饮宣传很厉害,导致国内很多人也是把西餐厅当做是更加高级的存在,可其实我们自己的中华美食,也是同样非常高级,而且每一道菜还富有更多文化内涵。”

      两位会长的观点,自然是让大家都很认同,尤其是两位红楼研究学者。

      其中较年轻的一位说:“确实是这样,如果仔细研读过红楼梦,会发现红楼宴中的每一道菜,都是非常的考究,不仅仅是做法工艺负责奢靡,其中更有着不少的文化蕴藏其中。”

      年长的研究学者也说:“对,我们自己的美食,同样有很高级的,而且我们更有文化。”

      因为有陌生人进来,让几个孩子都鸦雀无声了,不敢再像是之前那样随便说话。

      几个孩子里,韩雯雯表现的还算平静自如。

      岳齐昊则是尽量正襟危坐,有一种学校里上课的感觉。

      宁光更加紧张,低着头连话都不敢说。

      几个孩子里,可能只有冯若若比较大胆一些。

      一来是因为小时候经常在古街上大大小小铺子间跑着玩,二来是因为姥爷、爸爸妈妈还有庄太姥爷也在,所以也给了冯若若一份底气。

      冯一帆和大家一起聊了不少美食文化的东西,尤其是聊起红楼宴中的菜品。

      这可是两位红楼学者的强项,两人顿时就开始口若悬河说起来。

      尽管两位学者年纪不算很大,但在国内红楼研究学者中,两人也算是比较知名的专家了,而且两人更是专门进行红楼宴方面研究。

      所以在这样的情景之下,两位学者可以说是很有发挥的空间。

      当说起红楼菜品中,最负盛名的茄鲞,两人也都是有各自不同的见解。

      年轻学者说:“我认为,茄鲞的做法可能并非是书中王熙凤所说那样,毕竟王熙凤她是个大家闺秀,是不是真的做过那样一道菜,还真的不好说,可能她也只是听说罢了,转述的时候也是不完全。”

      年长学者有不同看法:“或许王熙凤转述确实有缺失,但并不代表做法会有多少出入,我倒是觉得基本做法应该没错。”

      两人观点上的明显不同,很自然就引起两个人的争论了。

      而见到两位学者旁若无人的争论起来,也是让在场其他人都是面面相觑,一个个苦笑不已。

      在两个人争论不休的时候,冯若若突然忍不住嘀咕一句:“哼,我爸爸做的才好吃呢。”

      原本在两位学者争论声中,冯若若的这声嘀咕是不会被人注意到。

      但是在冯若若说话的时候,刚好两位学者似乎觉得这么争论不对,就同时停下来,导致房间里一瞬间安静了。

      如此一来,冯若若的声音在整个房间里特别突出。

      瞬间大家目光都集中在小姑娘身上。

      冯若若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赶紧从位置上下来,迅速跑到爸爸的身后躲起来,不让大家看到自己。

      好像只要躲在爸爸身后,不让大家看到自己,那么自己刚才的话也不会被人听到。

      两位学者迟疑了一下,一起看向冯一帆问:“冯大厨,这么说,你做出了茄鲞?”

      冯一帆从身后把女儿牵出来,并且把女儿给抱住说:“嗯,我进行了一些尝试,稍稍把做法改良了一下,可能做出来的会和书里不同,也和书里做法不一样,但是味道应该还算不错。”

      冯若若坐在爸爸的怀里,一下子像是有了靠山,有底气了就再次开口。

      “我爸爸做的好吃呢。”

      庄道忠微笑问小姑娘:“若若吃了爸爸做的吗?”

      见是庄太姥爷问话,冯若若大胆地说:“对呀,爸爸做给我们吃的,我、姥爷、妈妈,爷爷奶奶,还有雯雯姐姐和昊昊哥哥都吃过的,爸爸做的很好吃啊,就是那个茄茄做的呢。”

      韩雯雯此时也说:“嗯,真的很好吃,一帆叔做的就是那个书里的茄鲞。”

      岳齐昊先是愣着,等韩雯雯推了他一下,他才赶紧说:“对对,好吃。”

      得到了印证,庄道忠他们都更加好奇了。

      庄道忠继续问冯一帆:“一帆,我还真是好奇,你到底是怎么做的那个茄鲞?你说你的做法和书上不一样,那你又是如何做呢?”

      冯一帆倒也没有隐瞒,而是很直接回答:“我是用八宝辣酱做法去做的。”

      接着,冯一帆便把自己的详细做法给说了一遍。

      听完了做法,庄道忠等人陷入沉思。

      两位红楼研究学者,对冯一帆的做法有一点点皱眉,似乎是觉得他的做法,并没有遵照原著书中所记载的做法。

      但庄道忠和两位会长,明显从厨艺的角度考虑,会觉得冯一帆做法有些惊艳。

      因为按照原著的做法,不说工艺非常的繁琐,便是用鸡汤去九蒸九晒,这到底能不能真正把鸡汤的味道蒸入茄子中,都是一个未知数。

      所以这么一道菜,很多人都按照红楼梦书中记录尝试还原,但最终总还是缺一点火候。

      可是如今冯一帆用了八宝辣酱做法。

      并且他先对茄子进行了煮制,让味道渗入茄子当中,之后再将茄子进行风干。

      这看似更加现代化的处理过程,但同时可能是更能还原味道的做法。

      庄道忠仔细思考了片刻,抬起头看着冯一帆问:“一帆啊,你的那个茄鲞,你有没有带回来啊?可以让我们尝尝吗?”

      冯一帆有些不好意思说:“师叔公,我还真没带回来的。”

      苏锦荣也说:“这次回来,我们主要是带孩子来玩,还有看看瑞峰那孩子,也没有想到师叔你会带蔡会长、卓会长和两位研究的专家过来聊红楼菜,所以确实没有带回来。”

      庄道忠微笑回应:“没关系,等你们回到苏记后,我们再去品尝吧。”

      蔡会长和卓会长也点头同意。

      两位学者也表示,要去尝一尝冯一帆做的茄鲞。

      冯一帆自然是欣然答应:“好的,等我们回来之后,苏记完成了装修,我会邀请大家过来,作为苏记第一批客人,到时候一定会让大家品尝到,这段日子我和我爸独创的一些菜品。”

      听到这番话,庄道忠等人自然是期待不已。

      “好啊,那我们可是很期待啊。”

      “对对,能够品尝到苏记两代掌勺人共同独创菜品,真的是荣幸。”

      “是,很期待一帆能够再创当年苏记的辉煌。”

      “嗯,我也很期待冯大厨独创的茄鲞。”

      “期待冯大厨的红楼菜。”

      冯一帆将女儿放下来,让女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刚好此时富景楼这边也开始上菜了。

      在第一轮的冷盘上来后,冯一帆也是起身给大家斟酒,然后招呼大家举杯。

      “今天略备薄酒,几位能来是我们全家的荣幸,这里冯一帆敬各位。”

      庄道忠等人自然也都是举杯,然后大家一起喝了这第一杯。

      喝下了第一杯后,冯一帆指着桌上的冷盘说:“来吧,大家吃菜,尝尝富景楼如今的菜品,看看是不是能符合各位美食家的喜好。”

      同时冯一帆又扭头对苏若曦说:“老婆你带孩子们也吃吧。”

      庄道忠听到说:“对对,若曦啊,你和孩子们也一起吃,不用客气,不要因为我们在这就拘谨嘛。”

      苏若曦微笑点头:“好的师叔公。”

      接下来,大家自然是一起吃起来。

      首先有些激动的是两位红楼研究学者,因为他们看到了《糟鸭信》。

      “喔,这道糟鸭信做的真好啊。”

      “地道,而且是专门把外面骨架剔除,只留下了最为嫩的部分,这可是很多糟鸭信不曾做到啊,红楼梦里那是什么样的家庭,怎么可能留下那些支棱的旁支呢?”

      庄道忠则笑着说:“哈哈哈,这道菜可是一帆改良的,并且传授给富景楼后厨的。”

      两位会长和两位学者都有些惊讶。

      “原来是冯大厨的手笔?难怪了。”

      “果然,难怪庄老一直对你赞口不绝。”

      “佩服,冯大厨看来对我们的文化有着很深的研究啊。”

      “是的,这要是能够懂得古代一些大家族的用度习惯,才能够想到这样去做这么一道看似简单的糟鸭信啊。”

      冯一帆接连受到夸奖,依旧还是宠辱不惊的回应:“几位过誉了,我只是觉得,既然是要复刻菜品,那么自然是要尊重背后的文化背景,而且富景楼作为淮城餐饮行业龙头,还是要有足够的精致。”

      听到这话,庄道忠等人都非常认同。

      蔡会长说:“所谓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这次我们和庄老利用遴选中华菜的机会,也是去了全国各地不少的餐馆,去了一些所谓地方代表的酒楼,但是说实话,我们是有一些失望的。”

      卓会长继续说:“对,很失望,因为太多酒楼不注重这‘精致’二字。”更新最快 手机端::

      庄道忠说:“这其实和如今厨师本身素质参差不齐有关,那些原本是应该做到的东西,现在可能已经被很多人忽略。”

      蔡会长哀叹道:“就是不精,学得不精,做得也就不精啊。”

      听几位的话,冯一帆和岳父相视一眼,翁婿俩算是已经听出一些端倪。似乎隐约能够猜测到,今天庄道忠带着这几位专程过来的目的。

      应该是打算要让冯一帆出面,进行一系列标准化的推广,让更多人了解中华美食真正的精髓,尤其是精致的中华菜该是一个什么样子。
Back to Top
网站地图 太阳城申博官网 申博会员登入 申博登录不了 百家乐登入网址
太阳城申博游戏下载官方 老虎机游戏 菲律宾申博在线直营网登入 申博娱乐登入
菲律宾申博开户 申博138 申博官网 太阳城申博官网
澳门银河赌场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澳门星际赌场 太阳城app下载
申博现金网 申博官网登录 保险百家乐 太阳城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