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八三章 泔水池 新!

    秦逍打了个哈欠,道:“昨晚没有睡好。少监大人,这件案子,咱们也不可能一天就能查出来。接下来咱们先待在内库,做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便是想办法解开绣花鞋的秘密,第二件事,从明天一早开始,咱们三人分别在营中找人问讯,你二位就找姜啸春手底下的官兵问询,我负责内库那边。”

    “大人,下官估摸着,除了参与案件的内应,其他人只怕真的不知道什么。”费心小心翼翼道:“下官个人以为,还是着重审讯内库里的将领和官员,那些守兵,也可以挑选一些问询一下,倒也不必对所有的兵士进行问询,这样可能会耽搁时间。”

    秦逍笑道:“问询不是目的。”却并没有解释,陈曦却似乎已经明白秦逍的意思,微微颔首。

    “几位大人,饭菜都已经好了。”门外传来姜啸春的声音:“不只是将饭菜送到这里,几位大人还是去食堂那边用餐?”

    姜啸春是公主的亲信,否则也不会被派到这里,在这内库之中,他统帅近两百名护卫,这一亩三分地,他是绝对的黄帝,不过秦逍等人从京都来,姜啸春却是不敢怠慢。

    “入乡随俗。”秦逍起身道:“咱们去食堂吧。”

    江南内库的食堂是分开的,内库有六名准备负责做饭的厨子和伙夫,前往食堂的途中,姜啸春详细介绍,虽然库房那边和守兵这边的食堂是分开,但伙食都是六名后厨负责,每顿厨房先做好库房那边的饭菜,然后再来做收兵的食物。

    库房那边的人少,加起来不到二十人,做他们的饭菜比较容易。

    胖鱼等人也都跟着来到食堂,这食堂很是宽敞,里面有三十多张桌子,其中两桌已经摆上了饭菜,胖鱼等人一桌,秦逍三人一桌,不过饭菜都是一样,虽然是在山上,但伙食很不错,有鱼有肉,甚至有几碟精致的小菜。

    “江南这边喜欢做小菜,所以给几位大人尝一尝。”一名肥头大耳的厨子在旁弯着腰,陪笑道:“做的仓促,几位大人看看合不合口味。”

    “香气四溢,一定很不错。”秦逍闻了闻,见姜啸春还站着,招呼道:“姜统领一起坐,你是地主,我们是客人,你该陪同才是。”

    姜啸春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下,道:“山上禁止饮酒,所以没有储备酒水,几位大人见谅。”

    “这已经很不错了。”秦逍叹道:“公主待自己的属下还是很好,这样的伙食,其他军队可吃不着。”

    姜啸春叹道:“这些弟兄在山上一待就是两年,虽然说不上有多辛苦,但毕竟和别处不同,公主体谅,大家心里都很感激。”

    “这猪肉都是从山下运过来的?”秦逍问道。

    姜啸春点头道:“是,公主每年拨给内库的伙食费很丰厚,大家吃的也都很好,弟兄们平日想吃些什么,都会和柴山河说,柴山河管着内库的后勤,负责采买。”

    秦逍笑道:“所以柴副统领肯定很受大家的欢迎。”之前听姜啸春提及过,柴山河是姜啸春麾下两名副统领之一,专管后勤,山上的吃喝用度需要采买,都是由柴山河负责。

    “如果能在山上养些猪,剩饭剩菜也足够将它们喂饱。”秦逍笑呵呵道:“我要是姜统领的部下,一定建议你在山上弄个猪圈,让后厨负责养猪。”

    旁边那胖厨子忍不住道:“大人真是英明。其实山上每天的剩饭剩菜真的不少,养上二三十头猪都不在话下,泔水池那边三天就满了,剩饭剩菜都倒在里面,着实可惜。”

    姜啸春皱起眉头,瞥了那厨子一眼,显然是责怪他多嘴多舌,厨子低下头,不敢再多说。

    “这些事情,我都不管。”姜啸春道:“之前他们也提过这事儿,说是剩饭剩菜太多,可以养些猪,还可以养些鸡鸭,不过柴山河觉得这是内库,如果在内库养那些东西,被公主知道,肯定不悦,所以作罢。”

    秦逍笑笑,几人肚子确实有些饥饿,一阵风卷参与,茶足饭饱。

    “茅房在哪边?”秦逍站起身:“憋了一下午了,去放放水,少监大人要不要一起去?”看向陈曦,却见陈曦用一种冷厉的目光看着自己,立时想到自己这句话对少监大人是个大大的冒犯,干笑两下,姜啸春已经起身道:“我带秦大人过去。”

    “不用不用。”秦逍摆手道:“这种事儿,哪里能劳烦姜统领。”向那胖厨子招手道:“你来,带我去茅房。”

    厨子看向姜啸春,姜啸春皱眉道:“看我做什么?大人让你带路,你还不听吩咐?”

    厨子忙抬手道:“大人跟小的来。”没有从正门出去,而是从食堂侧门出了去,秦逍跟在他身后,刚出门,就见到外面摆着几十口大缸,都盖着盖子,忍不住打开一只盖子,里面却是满满一缸水。

    “山上别的都还好,就是吃水麻烦。”厨子解释道:“山下有湖,山上的用水都是从湖里运过来,隔上两天,柴副统领就会带人下山运水,存在水缸里。”

    秦逍道:“如此说来,山上的水还算很金贵?”

    “金贵谈不上,但平时也省着用。”厨子见秦逍年纪轻轻,没有丝毫官架子,而且说话也很随和,心中便没有太大压力,笑道:“山上的人,十天才能洗一次澡,身上可是不舒服。”

    “北方的边军将士,一两个月不洗澡也是常事”秦逍笑道:“十天能洗一次澡,比起边军要幸福的多。”忽然闻到一股馊臭味,抬手捂住鼻子,月光之下,瞧见不远处有一个大池子,厨子见秦逍动作,忙道:“大人,那是泔水池,剩饭剩菜和用过的水都倒在那里面,以前三天就会清理一次,最近山上有事儿,柴副统领也被关起来了,污水不能倒在这里,只能将剩饭剩菜往这里面倒,不过也已经堆满了,只等着山上的事儿解决了在找人来收拾。”

    秦逍捂着鼻子靠近过去,只见里面果然是积满了残羹剩菜,越是靠近味道越是难闻。

    “多少受灾百姓连一口粥都吃不上,你们这里倒是大方,鱼肉剩下了都往这里面丢。”秦逍叹了口气:“剩饭剩菜难道不能第二顿吃?”

    厨子有些尴尬,欲言又止,秦逍瞥了他一眼,冷笑道:“你们这样浪费,回京之后,本官是要向公主奏明的。”

    “大人,这.....这和我们厨房没有关系。”厨子惶恐道:“都是.....都是柴副统领吩咐,他说山上的官兵都是公主的人马,公主的人不能吃残羹剩饭。后勤都是柴副统领做主,他说不能用,我们也不敢违抗他的命令。”

    “这是为何?”

    厨子欲言又止,见秦逍脸色不善,才轻声道:“大人,小的要是说了,您.....您千万别说是小的说的。”

    秦逍嗯了一声,厨子才低声道:“每年拨给后勤的银子不少,如果剩饭剩菜下顿吃,确实能省下不少银子,但是如此一来,每年在伙食上的花销至少要减少四成,到时候报账过去,上面以后每年拨的银子可能就要减少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秦逍恍然大悟。

    “大人,那边就是茅房了。”厨子向前面指了指,秦逍走过去,茅房四周倒是石墙,不过顶部是用茅草盖着,刚一靠近过去,那味道不比泔水池那边好多少。

    厨子尴尬笑道:“大人,这里不比豪门大院,内库里所有人拉撒都要在这里,两百多号人,这里味道确实不好闻。以前茅房和泔水池都是三天清理一次,如今也有大半个月没清理了。”

    秦逍进去之后,捂着鼻子扫了一眼,屎尿满满的,干脆也不方便了,直接冲出茅房,见厨子在外面等着,苦笑道:“都成那个样子,你们也是该清理一下了。”问道:“泔水池和茅房都是你们厨房的人收拾清理?”

    厨子微挺直胸膛,道:“大人,这种活儿小的可不干。小的也是从京都过来的,您可知道京都的醉仙楼?还有荟珍阁?这两家都是京都有名的酒楼,小的在京都的时候,在这两家酒楼都做过主厨,不瞒大人说,京都各家酒楼都是求着小人去给他们做主厨,小人做的菜,京里许多达官贵人品尝过后,那都是竖起大拇指,赞不绝口。”

    “既然在京里如此受欢迎,怎么来了这里?”

    “还不是为了多挣点银子。”厨子叹道:“有人找到我,让我到江南做事,每个月开始的价钱是京都里的五倍都不止,干一年抵得上在京里干五年。虽然一年到头都不能离开,不过再干上几年,回到京都,就能够买个大宅子,到时候一家老小就可以团团圆圆了。”

    秦逍微点头,问道:“厨房里的其他几个人自然也不会清理泔水池和茅房?”

    “用不着我们的。”厨子笑道:“有人会上山来收拾清理,多年来一直如此。柴副统领是个精打细算的人,那些人清理茅房和泔水池,用不着给他们银子,泔水池里的剩饭菜,他们运了出去,可以喂猪喂鸡,一年下来也不少挣。”
Back to Top
网站地图 咪牌百家乐 太阳城会员登入 捕鱼游戏 申博现金百家乐
太阳城娱乐网最快 申博管理登入 申博怎么开户 菲律宾申博开户网址
申博138官网 盛618官网 澳门赌场 太阳城app下载
太阳城登入 申博游戏 申博娱乐手机登入 澳门赌场
澳门金沙娱乐场 申博官网登录 菲律宾申博开户 ag真人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