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奇怪的话本

    “所以现在外面的天雷的降落,是为了消灭那些入侵者。”

    苏玖点头“是。”

    “那个世界没有天道,但是要融入沧境界,就必然要遵循沧境界的法则,而那里的鲛人,不老不死,永存不灭,很显然都是违背沧境界的法则的,所以他们不被融于世。

    吞天的爆炸对于他们来说是灾难。

    若是我所料不错,这次能从这样的天劫中活下来生命,可能万不存一。”

    这个数字使得不少人都微微的拧了眉头。“在这样的天劫下,还有人能活下来?”

    “吞天内的异宝不少,更有永生花,仿制通天塔这样的存在,如果说用某些特殊的办法或许也不是没有办法坚持到最后。”

    说到这里,在座的某位长老的眼睛亮了起来。

    “奇珍异宝?那个世界很多么?”几十年前的大长老到底还不是他,所以对于吞天他知道的并不如其他的高层那样的详细,听着苏玖和夏珏的汇报,也一直处于一种云里雾里的状态,仿佛和他们的世界格格不入。

    不过奇珍异宝他知道啊……

    苏玖点头“确实不少,但经过这场天雷之后,恐怕也不会留存多少。”

    在这样的天雷下,即使一些有灵性的法宝,恐怕也会被生生的劈成破铜烂铁,毕竟不是所有法宝都能够抗雷击。而能抗下天雷的法宝到底还是太少了。

    大长老眼底划过一抹可惜之色,不过眼底仍然闪烁着野心勃勃的光芒,苏玖只看了他一眼,就知道这人没放弃。

    不过,她也没说什么,到时候如果真的能拿到那么一件两件,那也是他个人的本事。

    “总觉得,吞天内的鲛人还是太可怜了,吞天一爆炸,这世界要的却是他们的性命。”

    苏玖这才看到站在不远处的绵绵,看到自家的小姐妹,原本严肃的小脸,都染上了几分笑意。

    “吞天内的生命,他们虽然过的安逸,但修为却是半分不落,如果他们都活着,我们沧境界早晚会成为他们的天下。”毕竟她可是于几百年前,亲自遇到过渡劫期黑龙的存在。

    虽然他们的修为很虚,但再虚,再跨了几个大境界之后,沧境界的修士也不是它们的对手。

    当然,鲛人可能没那么大的野心统治沧境界,不过也不妨碍有那么个万一。

    他们的消亡可以说,是一件必然事件。

    吞天内的时间是外界的十倍,也就是说,同等资质的人,在沧境界修炼千年,那么另一个便已经在吞天内修炼了万年。

    这种时间上所造成的差距亦是法则无法进行填补的存在,而在法则发现自己无法填补的时候,那么使其消亡便成了天道最后的手段。

    仔细想想,天道这么做,又何尝不是在保护沧境界内的生命和生态循环。

    宁海一直没有说话,这回见声音小了下去,才问了一个比较关键的问题“吞天怎么会突然爆炸?而你们又是怎么知道的吞天会在那里出事?”

    苏玖和夏珏对视了一眼。

    最后还是由夏珏担下了这个问题“是我的一个梦境告诉我的。”

    原本还没什么兴趣的部分在座者也都抬起了头。

    “我梦境中曾看到过这样一副画面,就是吞天爆炸前的景象,所以这五年来我一直在寻找。”

    红菱拖着下巴,红唇轻启“预知梦啊,有这样能力的修士可不多。”

    夏珏笑了笑“也算是巧合吧。”

    随即,夏珏又回到了宁海的第一个问题“至于为什么爆炸,还需要有待查证,不过应该和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男子脱不开关系。”

    “黑色斗篷的男子?”

    “是的,这个人的修为应该十分的高,至少应该在合体期以上,他是在吞天爆炸之前,最后出现在海上的人,可是我们没有人能察觉到他的存在,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也感觉不到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仿佛只是一个虚幻的影子,连我也分不清那一幕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的。”

    五长老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合体期?现在的沧境界还有合体期以上修为的修士么?”

    “对方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单纯的毁灭吞天?还是说和那个小世界有什么仇怨?”

    就在大家都对这位修为高深的前辈有着各种猜测的时候,又一噩耗传来。

    进来汇报的是一位沧澜宗木栖峰坐下的真传弟子。在跨入天元殿大门的时候,就传来了他的声音。

    “不好了!夜幕寒潭的那把魔剑被一个魔修带走了!”

    宁海向来温和的神色蓦然变得凌厉了起来“怎么回事?”

    那弟子道“自从半个月前开始,夜幕寒潭的封印就在不停的松动,为了稳固封印,几乎所有前辈都围在了封印的附近,就怕出现什么意外,对于夜幕寒潭的别处自然就松懈了不少。

    但谁想就在刚刚不久居然有魔修混入了夜幕寒潭之中,我们这些弟子实力不敌,就被那魔修带走了魔剑……”

    宁海敲了敲桌面,看向那弟子道“还记得,对方的模样么?”

    那弟子点头“虽然对方带了人皮面具,但是我们有个同伴,刚好有件法宝是针对那人皮面具的,所以自然也就看见了。”

    一张纸飘落在那弟子的面前,那弟子也不客气,直接用灵气勾勒起了那人的模样。

    不多时一个男性的面孔便赫然出现在了纸张之上。

    苏玖在看清那人面孔的时候,瞳孔顿时便是一缩“郑启龙?你说他现在修了魔?”

    “苏前辈认识?”那弟子听到苏玖提到名字,不由得看向了她。

    苏玖抿了抿唇“见过几面。”

    那弟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他修魔也不准确,他身上的气息很奇怪,如果说他是纯粹的魔修的话,我还能在他的身上的感觉到灵气的存在。

    不是那种被沾染上的灵气,而是他体内本就拥有的灵气。

    很奇怪是不是?正常人的话,魔气和灵气同时存于体内的话早就爆炸了,可是他却依然完好无损……”

    这个时候没人注意到,宁海的脸色有那么一瞬有了轻微的变化。

    有曾经和郑启龙打过交道的弟子有些不解道“郑启龙?我记得他以前是个道修啊,会不会是他在道修转魔修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意外,才出现了灵气魔气同时存在的情况?”

    有长老道“不可能!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存在丹田内同时运转灵气和魔气的情况。如果转化不完全只会爆体而亡。”

    这个问题很快就陷入到了争执之中。

    最后还是夏珏先开了口“人抓到不就知道问题的答案了么?”他依然是微微笑着的,但眼底深处却划过了一抹寒芒。

    宁海看了夏珏一眼,点头道“这件事便交给执法堂来办了,带回魔剑,抓回郑启龙。”

    夏珏微微做了一揖,便退下去了。

    在和苏玖错身而过的时候,他收到了苏玖的传音。

    “师兄,谢了。”如今她身上的秘密已经够多了,觊觎她的各路人也已经够多了,再来个离奇的预知能力,她恐怕要面临的危险还要更多。这个时候夏珏担下这一切,对于她来说无疑是个好事。

    夏珏回道“小师妹,明明是你帮了我的忙。对了,等会儿来执法堂一趟……”

    苏玖笑了笑,目送着夏珏离开的方向,俯身做了一揖。

    只是苏玖才起身,又看到了一个熟识之人。

    “小师叔。”苏玖诧异,随即眼底又划过一丝惊喜。

    但楚洛痕却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般,直接从苏玖的身边错身而过。

    苏玖直接怔愣在了原地。

    周遭也响起了一阵吵杂声“苏前辈和楚前辈不都同属冰隐峰么?怎么对同峰之人也这么冷淡。”

    “大概是太久没见了吧?听说楚前辈的人生十分的无趣,不是历练就是一个人闭关,几乎从来不和任何人交流。”

    “不和别人交流又怎么样,人家的实力不还是没有任何瓶颈的稳步提升么?”

    “对哦!你不说,我差点都忘了,楚前辈晋升化神了吧!”

    “这么年轻的化神修士,爱了爱了。”

    “你爱也没有你的份,而且爱这样一个人,首先你要抗冻,其次你要能忍受他的无视。他连同峰之人都能无视,劝你好好掂量一下自己。”

    好友有些不乐意“说不定我就是那能融化冰山之人呢?”

    对方鄙视“你可少看点话本吧,但凡你将看话本的精力放在修炼上,都不会像现在这般惨不忍睹。”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是真的帅啊,我个人觉得,他足以和夏前辈平分秋色了。”

    “我还是选夏前辈,这样的美人好看是好看,但也冻人,有点消受不起。”

    杂乱无章的声音不断的从苏玖的耳边划过,苏玖脸上的表情也由惊喜变成了沉寂,她总觉得小师叔好像有哪里怪怪的。

    紧接着,楚墨瑾也到了。

    他看到苏玖后,唇角咧开了一丝熟悉的弧度“看来天机宗的那些老家伙们,还真没骗我,你还真的比阿痕还要早一步化神。”

    “可怜为师啊,再过几年,修为就要被你们远远甩在后面了。”

    在场众人哗然,他们万万没想到,眼前的这个漂亮女修居然也化神了!

    不过说来也是,这里所有人都没有苏玖高,自然也看不出她到底什么修为,没想到竟已经化神了么?

    这对于沧澜宗来说无疑是一个意外之喜。

    有人小声嘟囔着“这冰隐峰到底是什么神仙宝地,一峰三化神。是不是那里有什么特殊的进阶办法?”

    “有机会,我们拉上师姐去看看?让她带我们去看看?”

    “别了吧,听说冰隐峰的人蛮不近人情的,师姐未必会有那么大的面子。”

    “那找峰主?”

    “峰主估计也够呛。”

    “所以这冰隐峰果然是神仙宝地吧。”

    宁海听到这样的消息,也从之前事情的烦闷中挣脱了出来,面前突然多了两个化神修士,这对于哪个宗门来说都是件大事。

    “等外面这场天劫平息之后,就给你们二人办个化神大典!”对于这份喜悦,他要昭告天下!他要让所有宗门都知道,他们沧澜宗现在有多少底气!

    “不必了!”

    两道同样清冷的声音同时响起,只不过一道偏低沉,一道偏清灵。

    “抱歉,我还有要事在身,就不用给我举办化神大典。”银雪迟迟不肯离去,她总要弄明白原因。

    “我只是来报备一下的,没事我就先行撤退了。”说完,楚洛痕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大殿。

    “我的天啊,他全程似乎只看了宗主一眼,其他人一概都没理会。”

    宁海看向楚墨瑾似乎用目光在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墨瑾摇了摇头,脸上满是一言难尽。

    苏玖注意到楚墨瑾和宁海的目光交会,不由得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

    从天元殿出来后,一个穿着如同红色小炮仗一般的人,直直的冲向了她,苏玖只觉得脖子被勒的一阵窒息。

    “苏绵绵你是想谋财害命么?”

    苏玖将人从自己的身上拽了下来“都成了亲的人,怎么还这么不稳重,回头看看你男人吧,那怨气几乎要将我给掩埋了。”

    “姐妹如手足,男人如衣服,比起衣服当然还是我的手足比较重要!”多年未见,苏绵绵的那双眸子依然明亮。

    看着笑意盈盈又带着几分狡黠的绵绵,就知道她的婚后生活应该是不错的,苏玖扶额“苏绵绵,你这都是从哪里学来的乱七八糟的话?”

    金辰也一脸无奈道“最近她买了好多乱七八糟的话本,还说什么修仙不如看话本,说不定哪天一朝穿越,命运就发生改变了呢?”

    苏玖微微拧眉“什么穿越?什么命运改变?”

    苏绵绵怔了怔,似乎不明白苏玖怎么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

    “话本带在身上了么?给我看看。”

    苏绵绵点了点头,对于这些东西她向来都是装在储物戒指当中。

    苏玖接过苏绵绵递过来的几本书,随手翻了翻,随即又将其一收“没收了。”

    “啊啊啊啊,阿玖!你怎么可以这样!”

    苏玖淡声道“你看看你现在的修为,明明和今晨差不多的资质,但现在居然已经被金辰落了两个小阶,可见你这些年来的懈怠!还看话本,没收!什么时候你的修为追上金辰我再还给你。”

    苏绵绵委屈的对了对手指“阿玖现在好凶,都快赶上我师父了。”

    提到红菱真君,苏玖不禁侧目“你看这种话本,红菱真君不管么?”

    金辰苦笑“红菱真君根本不知道她在闭关的时候看话本……”

    苏玖气的使劲的捏了捏苏绵绵的脸蛋“苏绵绵你现在出息了,敢闭关的时候看话本。”

    苏绵绵赶紧抢救自己的脸蛋“修炼太枯燥了,我总要给自己提供一些精神粮食。”

    苏玖怒瞪金辰“你就这么纵着她?”

    金辰脸色微红,他没好意思说,自己和绵绵的那档子事,他当然不想就这样纵着绵绵,可是也禁不住苏绵绵的撒娇和软磨硬泡。

    他其实也已经非常努力了……

    “苏绵绵,我认真的给你下通知。”

    苏绵绵看到苏玖那陡然严肃的脸,顿时便是一抖“什……什么啊。”

    “倘若我下回回来看到你的修为还没有任何的精进,我就打……打死金辰!”

    金辰“……”这尼玛,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Back to Top
网站地图 申博真人游戏 申博娱乐注册 申博官方网址 澳门博彩公司
菲律宾申博现金网登入 申博直营网 申博sunbet登入 申博游戏手机版登入
百家乐真人游戏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 申博直营网 申博手机下载版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盛618官网 菲律宾申博开户 申博现金网
申博游戏注册 太阳城会员登入 太阳城亚洲 申博游戏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