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九十九章云飘飘路迢迢

    云阳沉默了下来,手指轻重有序的叩击着面前的桌案沉吟了许久。

    “所以你更主张俯首认可了柳小子的帝位?

    只是这样一来,你知道咱们这些人要背负着什么吗?”

    “骂名,源源不断的骂名!

    不过认可不认可,也不是晚辈一个人说的算的,还是等其他三位兄弟到了之后再行商议为妙。

    只是以柳小子这个人的秉性,如果咱们坚持匡扶正统,定然会刀兵相见。

    所以,不止晚辈,云叔你也要慎重考虑何去何从。

    如果俯首了柳小子,确实有负睿宗先帝的临终重托。

    可是——柳小子造反,却是君逼臣反呢!

    风云渡刺杀之事,在柳小子死而复生的那一刻,就已经真相大白天下了。

    柳小子虽然没有刻意宣扬什么,可是那只不过是因为他想要保全李氏宗亲的最后一份颜面而已。

    可是事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但凡有心人都能猜测出来。

    毕竟,柳小子从一个对朝廷忠心耿耿的顶梁柱,眨眼间就变成了造反欺君的乱贼贼子,其中的缘由异常的明了。

    有时候........唉..........

    你我叔侄二人既然也商议不出结果,也只有等其余三位兄弟到了之后再说了。

    到时候该如何行事,少数服从多数吧。

    云叔以为如何?”

    云阳揉着太阳穴嘀咕了一会,神色无可奈何的微微颔首。

    “你先回去处理公务吧,老夫一个人再静静。”

    “好,末将告退。”

    张狂最后看了一眼神色同样踌躇的云阳,摇头叹息着朝着厅外走去。

    张狂走后不足小半个时辰,天边夕阳正红,红如鲜血一般。

    一个亲兵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大帅,府外有一个头戴斗笠黑纱照面,约莫二三十岁上下的郎君求见您,说是您的故人。”

    云阳眉头微微舒展,抬头看着亲兵目含疑惑之色。

    “可报了身份?”

    “没有,此人只是说是您的故人!”

    “老夫哪有这般姓名都不敢报的无名故人,不见,请走吧!”

    “是!可是此人说如果大帅不见的话,让卑职带句话给大帅。”

    “故弄玄虚,什么话?”

    “云飘飘,路迢迢。

    **潇潇,千里垮长刀!”

    云阳猛然一不符合自己年龄的速度站立了起来,将站在一旁的亲兵吓了一跳。

    “大.....大帅?”

    云阳没有在意亲兵的惊慌,目光炯炯的盯着略显慌乱的亲兵。

    “此人在什么地方?”

    “府门外等候!”

    云阳手足略显无措的徘徊着,过了许久,云阳停下脚步缓缓地吐了口气。

    “让她去后门等着,老夫一会亲自去见她!”

    “得令,卑职告退。”

    云阳默默的看着亲兵飞奔而去,抚着胡须目光伤感的呢喃一句:“傻孩子,既然已经置身事外过着闲云野鹤的悠闲日子,又何必出来再蹚这趟浑水呢!”

    一炷香功夫左右。

    云阳换上了一袭宽松的常服,没带任何侍从孤身一人朝着护国公府的后门赶去。

    看似神色平静的云阳,却早已经被略显急促的脚步出卖了他此刻真正的心情。

    护国公府后门,云阳目光谨慎的张望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确认没有情况之后才拉开了门栓,闪身走出了院门。

    看着站在后院拴马石旁边轻抚着马鬃的身影,云阳眼底的激动之色被强行控制了下来,轻咳了一声,率先朝着巷子左侧走去。

    “嗯哼.........小友,移步再叙。”

    带着斗笠身着儒袍的身影吓了一激灵,急忙转身望去,看着云阳率先远去的熟悉背影,扯下马缰牵着坐骑默默的跟了上去。

    千里风光酒楼六楼。

    斗笠人看着背对着自己的云阳,关上了房门取下自己遮挡面容的斗笠,露出了云小溪的真容。

    樱唇发颤的看着身体比几年前佝偻了不少的云阳,云小溪丹眸中水雾凝现,泫然欲泣。

    “爷......爷爷!”

    云阳身体颤栗了一下,默默的转身看着泫然欲泣盯着自己的云小溪,目光中有激动,有痛惜跟思念,唯独没有见到云小溪的意外之色。

    “溪.......溪儿!你回来干什么啊!”

    云小溪被云阳的话给弄得惊愕了,怔怔的看着盯着自己眼底全是痛惜之情的云阳:“爷爷,你知道......你知道我没死的事情?”

    云阳苦笑着点点头:“柳家有柳叶,咱们云家同样有云霄士。

    你为了假死逃婚干的那些事情,爷爷就算不全部清楚,也根据情报加上分析推测出了个大概。

    能躲过朝廷谍影的耳目,你跟你娘两个人可办不到,背后少不了你舅舅柳之安这个老狐狸的推波助澜吧!”

    “那你.......那你为什么没.......没揭穿溪儿?”

    云阳重重的坐到了椅子上,叹息一声目光复杂的看着云小溪怔然的神色。

    “唉,孩子,咱们云家男丁兴胜,爷爷千盼万盼终于派来了你这个掌上明珠。

    爷爷跟你二爷我们是把你当成宝贝疙瘩一样对待,含在口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你从小是什么性格爷爷清楚,以你的性格闯出京城小霸主的名头是因为什么爷爷心里跟明镜似得。

    不就是想把自己的名声搞臭,不用进宫为后嘛!

    可是咱云家欠了李家的人情。

    爷爷心知肚明,可是爷爷依旧希望有朝一日你能够回心转意,真心实意的接受你将来的身份。

    跟武宗琴瑟和鸣,恩爱一生。

    可惜爷爷想错了,直到睿宗大行,你跟武宗的婚事到了眼前,你依旧还是抗拒被立为皇后的事情。

    当你登上花轿那一刻乖巧的模样,爷爷以为你终于想通了。

    可是爷爷没想到等来的不是你跟武宗喜结良缘的好消息,却是你遇刺身亡的噩耗。”

    “那爷爷是怎么知道我还在人世的事情的?”

    “刚接到你遇刺身亡的事情,爷爷的天都快要塌陷了。

    等爷爷平复了心情,自然要调查幕后凶手的踪迹。

    皇室虽然希望这件事情息事宁人,但是你是爷爷的掌上明珠,爷爷可不能就这么轻易的算了。

    你遇刺身亡的事情可谓是漏洞百出,真想查总能查出点什么的。

    可是你舅舅柳之安摸准了朝廷为了拉拢爷爷跟云家,必须把这件事息事宁人的心思。

    所以你遇刺身亡的事情才会顺理成章的告一段落。

    后来爷爷偷偷去刑部看过那个尸体。

    跟你的样貌可谓是一模一样,可是身高体型上终究还是有些差别的。

    别人不清楚,你从小到大几乎都在爷爷跟前长大,爷爷不用揭开那具尸体的神秘面纱,就知道躺在刑部停尸间的人肯定不是溪儿你本人。

    后来爷爷回想了一下你早些年的所作所为,就明白你始终没有接受自己要成为皇后的事情,而是以遇刺身亡的结果假死逃婚。

    再加上太皇太后秘密召见了爷爷一趟,说了一些关乎朝廷的体己话。

    加上当时北伐在即,爷爷也只好顺水推舟,稀里糊涂的应承了下来。

    唉,爷爷一生坦荡,唯有在你的事情上亏心了!”

    云小溪看着云阳无奈的脸色,飞扑到云阳身前跪坐了下来,双手轻轻地抱着云阳的手臂,将侧脸贴在了云阳的大腿上,积蓄了许久的泪水终于滑落了下来。

    “爷爷!”

    云阳看着孙女跟小时候一样,一受到委屈就抱着自己发泄的样子,目光渐渐的恍惚起来。

    跪坐在自己身前已经为人妇的风韵佳人,慢慢的变成了扎着羊角辫的孩童模样。

    “孩子!”

    “爷爷!”
Back to Top
网站地图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现金网百家乐 申博登入网址
菲律宾太阳娱乐官方网址 申博手机投注 菲律宾太阳娱乐网138登入 菲律宾太阳娱乐官方网址
百家乐登入网址 申博登录不了 澳门赌场 申博棋牌游戏
太阳城代理 申博138官网 ag娱乐登入 申博娱乐手机登入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申博登入网址 极速百家乐 申博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