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工作令我快乐 新!

    “学生见过老师。”

    “太子殿下。”

    刚刚回到住宅的王家屏,发现朱常洛站在小院中,立刻拱手一礼,旋即打量他片刻,抚须笑道:“太子是来询问究竟是该读南院,还是北院吧?”

    朱常洛尴尬地点了下头,道:“学生不知该如何抉择?”

    王家屏微微伸手道:“太子请坐。”

    “老师请坐。”

    待王家屏坐下之后,朱常洛才坐了下去,又听王家屏言道:“根据我的了解,南院、北院是各有所长,教育方式也大相径庭,难谈优劣,正如方才郭淡所言,要选择适合自己的。”

    说到这里,他看向朱常洛,道:“太子第一次出宫,对于宫外的一切还尚不熟悉,而外面这花花世界暗藏有着很多的诱惑,太子还是需要名师的指点和谆谆教诲,以免误入歧途。”

    朱常洛问道:“老师的意思,是希望我选择南院。”

    王家屏点点头道:“我与顾先生相识,其为人正直,刚正不阿,若由他来当太子老师,我也非常放心,而关于百泉居士他们,我也非常了解,虽然他们个个满腹经纶,绝非等闲之辈,但是目前来说,他们的教育方式还不适合太子,等太子适应外面世界,以及心智成熟之后,亦可向他们学习。

    圣人虽云,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但莫要忘了,这后面还有句,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太子要先学会何谓‘善’,何谓‘不善’,方可抉择。”

    朱常洛道:“关于‘善’与‘不善’,老师已经教过学生不少。”

    王家屏摇头笑道:“这世间之事,万千变化,非我一言可道尽的,亦非一生可学尽的,别说太子您,就连我也在不断的学习。郭淡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所行之事,到底是善与不善,我至今也难以判断,也曾判断失误。

    故此太子一定要谨记,修身之道,乃是一生之事,不可有片刻懈怠,否则的话,可能会前功尽弃,古往今来多少君王,正是因为骄傲自满,从而落得遗臭万年。”

    “老师的谆谆教诲,学生定铭记于心,不敢相忘。”

    ......

    “你们二位赖着不走,可是为了太子一事?”

    郭淡没好气瞅着李贽、汤显祖,在之前的一刻钟,郭淡已经无数次眼神,让他们离开,他们就是不走,还在那东拉西扯,欲盖弥彰。

    李贽呵呵笑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郭院长,我认为太子若真是来本事的,必然要来我北院,而不应该去南院。”

    太子对于教育界那是至关重要,不管是李贽,还是顾宪成,都想将未来的储君塑造成他们所期待的,尴尬的是,他们所期待的储君,是有很多不一样的。

    郭淡笑道:“二位居士如此看不上顾先生?”

    汤显祖摇摇头道:“非也,非也,我虽不认同顾宪成的一些观点,但我也非常佩服其为人,只不过,如高攀龙等人,我可是打心里就看不上,他们自视甚高,又容不得他人意见不同,只怕会教坏太子。”

    “文人相轻啊!”

    郭淡笑着摇摇头,话锋一转,道:“不过我不是文人,故此对于这事,我也不感兴趣,也不想干预,就由太子自己去选择吧。”

    李贽立刻道:“就怕朝中某些人会从中作梗,王家屏与顾宪成可就相识多年,而且心心相惜。”

    郭淡耸耸肩道:“那你们就得做好失败的准备,我希望你们能够记住一点,我请你们来,是希望你们能够培养出如李之藻的一样的人才,而不是请你们来当太子之师。就事论事,当你们打心里否定高攀龙等人时,那你们又与你们口中的高攀龙有什么区别呢?”

    李贽、汤显祖相视一眼,立刻起身拱手一礼,“院长教训的是。”

    郭淡笑道:“我不是在教训你们,我只是下逐客令,我现在需要休息,但是你们放心,我会拿出一整天时间来给你们,而你们应该做足功课,告诉我,你们现在需要什么,如果真的有益于学院,我尽量满足你们的。”

    “是。”

    李贽尴尬道:“我们不打扰院长休息了,告辞。”

    他们两个刚走,寇承香带着弟弟妹妹便走了进来。

    “爹爹,你有空没?”

    “有。”

    郭淡点头笑道:“现在爹爹完全是属于你们的,任由你们支配。”

    “真的么?”

    “真的。”

    “那爹爹能不能带我们出去逛逛。”

    “好。”

    来到这里之后,郭淡任务就要轻松许多,他更多是用来陪家人的。

    “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

    寇承香一手拉着弟弟,一手拉着妹妹,大步走在林间小道上,一边摇晃着小脑袋,一边唱着从父亲那里学来的小曲。

    郭淡则是与朱尧媖、杨飞絮两位美人默默地跟在后面,看着前面三个小孩,皆是忍俊不禁,却又觉这是世上最大的乐趣。

    行得片刻,他们来到一片火红的枫树林间。

    “这里真是美啊。”

    朱尧媖看着小道边上那火红的枫树,不禁面露惊喜之色。

    郭淡左右看了一眼,笑道:“但若是没有你们在,我只怕也只是匆匆而过,绝不会多看一眼的,但如今有你们,这里的景色便是世上最为迷人的景色啊。”

    这是一句大实话,向来追求高效率的郭淡,是不太会花时间流连沿途风景,但正是因为身边站着的不是助理,而是妻儿,那么这一切都变得十分不同。

    朱尧媖嫣然一笑,眉宇间流露一丝幸福。

    杨飞絮目光直视,道:“你......!”

    “飞絮,你先别说话。”郭淡哭丧着脸道:“当我求你了,给我留一点浪漫。”

    每回杨飞絮一开尊口,直接就将天聊死了。

    杨飞絮愣了下,一翻白眼,道:“我只是想说,陛下就在前面。”

    “什么?陛...陛下?”

    郭淡立刻四处张望了起来,突然发现左前方有着不少人,其中一个身着紫色长袍的胖子是尤为显眼,不是因为他胖,而是因为他身边也站着一个美人,只会让路人心生感慨,这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

    “咦!陛下不是休息去了么?怎么又在这里。”郭淡不禁好奇道。

    朱尧媖凝目看去,好奇道:“怎么这么多人?”

    “走!我们过去看看。”

    ......

    “院长好。”

    “郭院长好。”

    许多学生见郭淡来了,立刻行礼问好。

    “乖!乖!”

    郭淡很敷衍地回应两声,却惹得两位娇妻赏了他一记白眼。

    站在人群中的万历也回过头来,“郭院长好啊!”同时用眼神警告了一下郭淡。

    作为知己,郭淡自然是心领神会,道:“不知员外为何在此?”

    万历轻咳一声,瞟了眼旁边的皇贵妃,道:“是夫人让我来这里画一幅画。”

    郑氏问道:“郭院长也是为此而来?”

    “啊?”

    郭淡一脸错愕。

    郑氏笑道:“你作为院长也不知道这枫树道么?”

    郭淡疑惑道:“这有什么讲究么?”

    郑氏道:“你没有瞧见这些情人都来这里画结婚画么?”

    郭淡凝目瞧去,这才发现这里坐着不少画师,他们面前皆是一对对情侣,心道,原来我是来到了网红点啊,挠头尴尬道:“这我还真不知道。”

    郑氏道:“你也不能尽顾着工作,可也得顾忌一下这身边的人。”

    她此行真是做足功课,天天踩点,一点也不知疲惫,已经完全放飞自我,毕竟她生性天真烂漫,是一个不安分的主,故此她完全就不是李太后的对手。

    哇...你在我老板面前说这话,真是的。郭淡一本正经道:“夫人有所不知,工作令我快乐。”

    万历呵呵笑道:“朕...咳咳,我就欣赏这一点啊。”

    “过奖,过奖,不过这相逢不如偶遇。”

    郭淡又看向朱尧媖、杨飞絮道:“我们也画一幅吧。”

    朱尧媖含羞笑道:“你做主便是。”

    “爹爹!”

    寇承香直接就扑了上来,抱住郭淡的大腿,“孩儿也要画。”

    郭淡爽快地点头道:“好好好,一起画,一起画。”

    郑氏立刻吩咐旁边的侍从道:“还不快去帮郭院长也排上。”

    因为这种景色,只有秋天才有,前来画结婚画的请人非常多,而他们又是微服出巡,故而也得排队。

    “是。”

    待那侍从前去交钱时,万历是一脸不爽地看着郭淡,小声道:“你身为一个商人,就不知道这是要付钱的吗?”

    郭淡愣了下,点头道:“我当然知道。”

    万历道:“那你为什么每回都让我夫人付钱?”

    说到这事,郭淡是一点也不虚,理直气壮道:“因为我没钱啊!员外是不知道,我作为四家赘婿,可就寇家每个月给我三银子零用钱,其余三家都不给钱,我穷啊!”

    “......!”

    “郭院长。”

    这时,一个年轻学生走过来。

    郭淡问道:“什么事?”

    年轻学生问道:“不知院长此番前来,可会给我们上课?”

    郭淡一翻白眼道:“你是读书读傻了吧。本院长一刻钟几十万两上下,给你们上课,你们付得起钱吗?真是不知所谓。”

    那年轻学生顿时一脸尴尬。

    真是一个无情的院长啊!

    朱尧媖微微蹙眉道:“哪有你这么说话的。”

    万历也嫌弃了这厮一眼,问道:“那不知郭院长上一堂课,要多少钱?”

    日!忘记肥宅也在。郭淡打了个哈哈,道:“员外见笑了,我哪会上什么课,但是作为院长,又不能说自己不会,这只是一种策略而已,员外不要放在心上。”

    那学生立刻打抱不平道:“院长谦虚了,院长之前那几番言论,至今都被人津津乐道,只可惜学生来得比较迟,未能赶上院长的课,真是令学生抱憾不已。之前有关儒家一事,闹得是沸沸扬扬,我们一诺学府的学生,都希望能够听听院长见解。”

    郭淡递去两道愤怒的目光,“你不会说话就少说一点。好吗?”

    万历也道:“我也头回听说郭院长还有这本事,不知有幸见识一番。”

    郑氏也拱火道:“听闻郭院长如今还是三王子的老师,我看定是有过人之处吧。”

    “哈哈...!”

    郭淡是尴尬地直笑,你们夫妻可真是大大滴坏啊!

    之前他搞了几场大演讲,那只是为了将一诺学府办起来,如今没有这个必要,他自然也不会动这脑筋。

    但好像现在又被赶鸭子上架了。

    聊得片刻,终于轮到郭淡和肥宅他们。

    郭淡这才注意到那些画师,都是一些年轻男子或者女子,不禁问道:“你们都是学生吗?”

    “回院长的话,我们都是一诺学府美术学院朱门学徒?”

    “哪个朱?”

    “嗯?”

    万历侧目看来。

    郭淡轻咳一声,赶忙改口道:“哪个门?”

    那少女画师回答道:“朱门指的是朱立枝朱公子。”

    郭淡道:“他不是我们一诺学院的老师。”

    “但是我们所学画技,皆是来自于朱公子,故而我们都自称朱门学徒。”

    “是吗?”

    郭淡酸溜溜道:“这事千万不能让朱公子知道,否则的话,他会问我要酬劳的,如果真的发生了,那我就加你们学费,反正你们现在也赚得不少。”

    那少女画师再也不说话了,真不愧是我大明第一奸商,就我们这点辛苦钱都不放过。

    过得一会儿,便画好了。

    万历急急来到画前,一看那画,顿时欣喜不已道:“真是画的不错啊!”

    不得不说,以火红的枫叶为背景,可真是自带浪漫,哪怕是仇人坐在这里,也都会被人当成恋人的。

    郑氏得意洋洋道:“那是自然,夫君也不看看这是谁找的地方。”

    “那是,那是。”

    万历傻呵呵地直点头。

    周边这么多人,谁也不会想到这对老婆唯唯若若的胖子竟然是当今皇帝。

    而那边郭淡由于是跟寇承香一块画得,虽然少得一丝浪漫,但却多得一丝温馨,有三个可爱的小娃,只会增色不少。

    寇承香他们可是老激动了,挤在画板前,指指点点,嘴里一直笑呵呵的。

    “真是不错。”郭淡点点头,又左右张望了一下,道:“这里还有很多潜力,应该让五条枪躲去到处宣传一下,争取能够赚天下有情人的钱。”

    杨飞絮恍然大悟,道:“原来浪漫就是赚钱啊,难怪你如此在意。”

    “呃...!”
Back to Top
网站地图 申博客户端下载 申博138开户 咪牌百家乐 澳门星际赌场
www.38333.com 申博娱乐最新官网开户平台 太阳娱乐官网登入 菲律宾申博在线直营网登入
ag真人百家乐 申博会员登入 菲律宾申博开户 申博现金网址
申博app下载 捕鱼游戏 保险百家乐 申博现金百家乐
太阳城登入 申博百家乐 申博直营网 申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