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五十一章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在包里一众零食中翻了一会后,夏离冰最终锁定了真空包装的面包。

    撕开包装,用左手隔着一半包装袋捏着面包,夏离冰的右手上俱现出了一块香喷喷的脆皮猪肘,然后咬半口左手上的面包,又咬半口右手上的猪肘,嚼着嚼着,眼睛不自觉地眯了起来。

    向坤这几年不在,她们唯一能吃到“向大厨口味”饭菜的方式,就是老夏的“幻想俱现”能力了。

    不过让唐宝娜、小胖妞、杨老三等人比较遗憾的是,老夏俱现出来的“向坤菜”,不论是猪肘还是兔肉,还是各种食物,都是偏向她的口味。虽说也是很好吃,但毕竟“向坤菜”最厉害的一点,就是能根据所有人不同的口味进行微调,98分到100分,别看只差两分,在体验上却是有根本的不同。

    而且,俱现的食物虽然也能尝到味道,能有实物相同的口感,但在知道它们是假的后,吃起来心理上还会有一些些的差异,加上没有饱腹感,更是加重了这种怪异感觉。

    当然,最开始的时候,她们也是经常俱现“向坤菜”出来吃。就算老夏在崇云村基地忙,其他人在彭城市或者申海市,也可以让爱丽丝来俱现。每次唐宝娜、杨真儿、小苹果学烹饪失败,弄出黑暗料理吃哭自己后,都会要求爱丽丝俱现点“向坤菜”来换口味。

    不过没多久,“向坤菜”的俱现就被老夏限制了,她给所有人每个月吃俱现食物的次数做了个规定,特别是对小胖妞和小苹果两人,严格限制在了一个月六次,每次的量也有严格要求。

    之所以这样,就是担心她们沉迷于“向坤菜”的口味,降低了对其他食物的食欲,虽说俱现的食物不会有饱腹感,但进食的过程却是有真切的感受,会对心理产生影响,会产生对身体的“欺骗感”。

    唐宝娜和杨真儿会想着要“减肥”,故意地想要多吃俱现物来代替真实食物,小胖妞和小苹果却是会贪吃,吃多了“向坤菜”,不自觉地就会少吃很多正常食物,而且越来越挑食,对于正在长身体的两人而言,这显然是不利的。

    特别是向坤离开的时间越长,她们对“向坤菜”的怀念越强,这些俱现食物带来的心理上的美味加成会进一步增强,对其他正常美食的美味阈值会越来越高。

    虽说有爱丽丝“看着”,她们的身体肯定不会出什么大问题,但向坤一直以来的理念就是让小胖妞和小苹果有尽可能“正常”的生活,成长过程中的饮食自然也是如此。特别是小胖妞,是正需要营养,在长身体的时候,不能沉迷于享受虚拟食物带来的美味。

    向坤现在不在,她自然要对此做出管控和限制,毕竟“幻想俱现”这一能力还是她“开发”出来的。

    也就是从老夏规定了“向坤菜”俱现限制后,唐宝娜、杨真儿、小苹果才开始带着小胖妞在彭城市和周边城市“扫街”,寻找美食,甚至主动引导、培养商家往她们需要的口味上去调整。

    当然,作为提出俱现次数限制的人,老夏也会以身作则,她同样表示自己会遵守一个月六次的“向坤菜”俱现次数限定——战斗时俱现的“食物”自然不包括在内——那些不是拿来吃的。

    虽然老夏对吃的、对美食有很强的执念,但她同样有很强的自我管控能力,平时又沉浸于“变异生物”相关的研究和基地的各种事务中,对于吃的,基本都是到点了和大家一起去食堂解决,求的是快速、管饱,也就唐宝娜、杨真儿她们来找她的时候,大家会一起去游珑饭店吃顿好的。

    就像当初遇到向坤之前,杨真儿都不知道自家表妹居然对吃的这么讲究,有那么深的见解,其实本质是个小吃货一样。

    所以,老夏的俱现“额度”基本上每个月都“花”不完,这次也是刚好在车上,从向坤送她的背包里拿出面包,她才想起来可以俱现最心爱的“脆皮猪肘”来吃。

    就着俱现的“脆皮猪肘”,夏离冰很快吃了三块面包,喝了口矿泉水,满足地呼了口气,打了个嗝,然后继续开车。

    既然已经吃过了,夏离冰便没有再去铜石镇,而是直接开车去剑州市机场,准备前往彭城市。

    明天就是7月1日,而7月2日是向坤生日,虽然现在向坤不在,但她们几个都养成一个习惯,就是在7月1日会一起聚餐。

    夏离冰其实知道,这是表姐、娜娜姐她们故意找借口想让她暂离工作、研究,来放松一下,毕竟大多数时候,表姐、娜娜、小苹果、小铃铛她们都在彭城市,都在一起生活,并不需要特别找时间聚。

    现在这个时间,娜娜、表姐、小苹果也还在布拉迪斯拉发执行任务,差不多今天完成任务后就会即刻启程回国,在爱丽丝的行程安排下,明天晚饭之前肯定可以抵达彭城。

    夏离冰今天先到彭城的话,正好可以和小铃铛先聊一聊,检查一下她的课业和各种爱好的具体情况——虽然平时小铃铛的情况爱丽丝都会跟她汇报,小铃铛放假的时候也经常会跟着杨真儿她们一块来崇云村找她玩,但远程了解的内容还是隔了一层,她们来玩的时候也不好聊太多技术性的内容,现在小铃铛刚刚结束期末考,心情放松的情况下,正是一个比较好的沟通时机。

    夏离冰可以感觉到,小铃铛给她自己的压力有点大,太过沉迷于自身能力体系的建构,但是她又并非完全沉浸于能力建构本身,她依然有展示能力的需求,在渴望着战斗的机会。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她的能力体系建构得越完善,能力越强,给自身的压力反而会越大。

    毕竟按照现在的情况,夏离冰肯定不可能让一个小学生去处理“变异生物”的相关问题——虽然按照她的能力,其实已经是“超感物品体系”之下破坏力排名前三。

    不过对此,夏离冰倒也不是很担心,她对小铃铛太了解了,有把握能让她继续开开心心上学、生活、玩耍,降低“与怪物战斗、让魔法发挥应有作用”的执念。等到小铃铛初中毕业后,再给她去基地实习的机会,让她看到有发挥能力的希望,自然能让小丫头收住心,安安稳稳上完小学、初中。

    当然,如果那时候向坤已经苏醒、归来,那一切问题就都不存在了——只要有向坤在,小铃铛的心就能安稳,她的内心驱动会回归到“变得更强才可以和‘光头叔叔’并肩作战”,而不像现在的“变得足够强大才能保护妈妈、保护姐姐们和小螺丝”,能把她小肩膀上自己给自己加的担子卸下来。

    到了剑州市机场,夏离冰将那辆在这个时代看起来已很古旧的gl8停到停车场,背上那旧得很有味道、一看就特别能装的双肩背包,漫步走进机场大厅。

    其实研究基地有专门的司机班,有很多比她这辆老款gl8先进得多、舒适得多的车,有司机负责接送基地的专家、高级研究人员。

    作为研究基地的一号人物,按理说夏离冰应该也要配有专职司机、专职助理甚至安保人员的,不应该自己开着辆破商务车去搭飞机。但夏离冰习惯了一个人独来独往,即便是在基地里,也从来不需要任何助理——有爱丽丝就足够了,任何助理都不可能比得上爱丽丝跟她的配合度。

    至于开车,平时如果是有“公务”的话,和基地的人一起出行,她还是会坐基地的配车,和大家一起,但如果是私下,她却必然是自己开车,而且必开她那辆老gl8。

    她倒也不完全是因为想一个人待在车里,如果是那样的话,爱丽丝随时可以改装一台满足要求的自动驾驶汽车。哪怕是这辆gl8,不做改装的情况下,爱丽丝也可以接管操作,进行控制——因为这辆车基本上95%以上的零件都是“超联物”了。

    夏离冰只是单纯地喜欢开这辆车,不知道是不是开着这辆车的时候,会让她想起当初大家都在崇云村时,她开车载着大家一起出行时的感觉,反正每次开这辆车,她的心里都会有一丝丝别样的感觉,这种感觉隐隐约约、飘忽不定、很难描述,但确实存在。

    她喜欢这种感觉。

    办完手续、过完安检,夏离冰抱着自己的包,坐在候机大厅,等待登基。

    候机大厅人很多,她的身后是一群一起出游的大爷大妈,正在热烈地讨论着抵达目的地之后的行程,分享着手中的零食、水果。

    她的左边是一对情侣,正紧紧依偎在一起,你侬我侬地说着情话,你捏捏我,我掐掐你。

    小情侣再过去是一个中年男性,正拿着手机一脸笑意地进行视频通话,另外一边明显是他的孩子。

    夏离冰的右边,是一家三口,看样子是刚来海西旅游完,准备回去的,这时候夫妻俩正和孩子一起看旅游拍的视频,笑声不断。

    一家三口的旁边,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生,正横拿着手机在玩游戏,神情专注,不时骂骂咧咧。

    夏离冰看着前方玻璃上反光倒映中的自己,觉得好像和周围的其他人都身处两个世界,她不由得想起一句话: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不过她也马上意识到这句话对她并不适用,因为她并不觉得其他人“吵闹”,如果她需要思考、需要专注,周围的声音自然会被她屏蔽,这是她一直以来就有的“天赋”,在遇见向坤之前就有了。

    至于前半句……她其实是与人悲欢相通的,只不过只与一个人悲欢相通,而且只有当与他悲欢相通时,她自己才有悲欢。

    向坤进入阶段性转化“沉睡”的这么多年,夏离冰对“变异生物”特性的研究越多,自身和“超感物品体系”的结合越深,就愈加的确定自己想要在情绪体验上获得突破,想要拥有更丰富的情绪体验,就必须得依赖向坤的情绪同化。

    先由情绪同化获得新的情绪感知,然后依靠场景重复,不断加深情绪感知,让自身建立对应的情绪感知习惯,是她唯一能够获得正常情绪的方式。

    在向坤不在的这几年,夏离冰一直在重复着已体验过的几种情绪的自发感知条件,加深这些情绪的强度,扩展情绪的触发范围,现在她看小铃铛、杨真儿和小苹果排练的新相声,偶尔也会感觉到好笑,只是好笑的程度都还没到能让她自发地笑出声,从外表看起来好像依然是无动于衷。

    虽然不像娜娜、老三、小铃铛、小苹果她们那样经常念叨,但夏离冰其实才是最希望向坤尽早回来的人,因为只有向坤能给她带来新的情绪体验,只有向坤能帮她解答一些爱丽丝暂时都搞不清楚的“变异生物”特性相关难题,只有向坤能帮她验证一些高维因子本质的新猜想。

    夏离冰忽然站起身,走近那片反光的玻璃,只距半米的位置站定,看着倒映的自己的面容,忽然一手捏住脸颊,把嘴挤得嘟起来,一手把鼻子往上推,同时翻了个白眼,做了个非常夸张的鬼脸。

    下一刻,她感觉到一股非常强烈的情绪,于是松开手,抱着反背在胸前的双肩背包,咧嘴大笑了起来。

    看着玻璃倒映里自己那无比灿烂又有些陌生的笑容,夏离冰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一个小小的身体在她身旁出现,靠着她的腿,玻璃倒映的画面中,出现在她身旁的俱现爱丽丝也是笑得眉眼弯弯、乐不可支的模样。

    夏离冰低头看她,她也仰起小脸对视,两人脸上的笑意都还没散去。

    “他醒了?”夏离冰忽然问道。

    刚刚“好笑”的情绪如此之强烈,是她这五年来从未体验过的。而爱丽丝的突然俱现,更是没有获得她的许可。

    虽然在这种人很多的地方突然俱现,爱丽丝能够提前安排好所有会拍到自己的监控、电子设备,可以提前将视线放在这边的人注意力引开,但正常情况下,她没有必要这么干。

    很显然,有大事发生了。

    “嘿嘿。”爱丽丝抱着老夏的大腿,身体扭动,一脸傻笑。
Back to Top
网站地图 申博游戏网址 申博电子游戏 申博代理开户 网上百家乐
菲律宾太阳娱乐游戏登入 申博太阳城 百家乐 太阳城申博游戏登入
ag真人百家乐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澳门星际赌场 申博娱乐注册
申博游戏注册 太阳城登入 申博太阳城登入 申博会员登入
申博网址 申博娱乐注册 太阳城娱乐登入 太阳城亚洲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