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七章 寻玄访镇台 新!

    昊族内战,天域之上的各大宗派也是看在眼里,不过他们并没有趁势去做什么。

    过去昊族也有几次内乱,他们以为找到机会,结果反而迫使昊族再度联合起来,将他们反打了回去,故是在昊族力量真正被削弱之前,他们并不准备动手。

    而且说起内部,各派其实也同样是心思不一,现在只是迫于压力抱团罢了,并没比昊族好上多少。

    各派最比不过昊族的地方,就是修道人通常要修炼几十上百年才能形成战斗力,而昊族只需要一副造物甲就解决了,在强行动员的时候,老弱青壮近乎人人可以披甲上阵,这就非常可怕了。

    昊族内战,一场较大的战役,甲士每每死伤数万,可是能拿出数万修道人的宗派,那已是堪称大派了,若是一下损失这么多,那恐怕就到灭派边缘了,故是现在他们只能躲在昊族后面挑拨内斗了。

    这个方法既是省力,又不用自己亲身下场,他们也是乐而为之。

    而在那三星环绕的法台之上,傅长老坐于此间,他正趁此时机推算未来天机变化,此刻他接到一道金符传讯,知是掌门相寻,于是离了这里,穿过阙门,来至一座庐舍之中,见了座上那中年道人,他执礼道:“不知掌门寻老朽何事?”

    座上中年道人请他入座,并道:“近来昊族又掀内乱,百千势力并动干戈,杀伐四起,傅长老所言那天人化利,莫非就是指此事么?”

    傅长老回道:“掌门,昊族虽然内战,但其气数仍在,势力犹存,数十年中看不出势衰之象,应当不是应在此处。”

    中年道人道:“照傅长老之言,我等还需要等,嗯,倒是有一事或许与此有关……”

    他递给傅长老一些文书,“自傅长老提醒我之后,我便着意关照下方留心,这是下方弟子送来的,还有各家宗派之中出现的一些异状,傅长老不妨过目。”

    傅长老接来看过,喃喃道:“无知由来么?”

    中年道人抚须道:“这些人并非是我携来天星之子民,但却莫名出现在了天星之上,不仅仅是我常生派这里有,其他几家宗派亦有,我还特意去书问了问地陆上那些同道,亦是见得不少这般人。”

    他又道:“这些人都有一个不同于常人之处,俱是天资极高,且还似无畏生死,实乃是异数。”

    傅长老待看罢这些书件之后,却是抬头道:“若是如此,那番推算极有可能应兆在此,掌门,彼等不知来由,此正应‘天人’之象啊!”

    中年道人沉吟片刻,道:“只是傅长老,此些人根由不明,果真能助我兴道么?”

    傅长老想了想,正色道:“掌门,老朽觉得,这些人的由来未必无法查证。”

    中年道人道:“哦?傅长老莫非知晓这些人自何而来?”

    傅长老稍稍往前挪动了一些,用手往上指了指,道:“掌门,老朽猜测,这会不会是闭关那一位之手笔?”

    中年道人不由沉思起来,傅长老说得那一位,乃是疑似接触上层境界最高的那一位。

    道法也不是生来就有,乃是历代总结积累的,最早的修道人境界并不高,可以说到了浊潮前后那一段,才发展到了巅峰层次,有了往更高处去的可能。而在此前夜,各家宗派之中也是涌现了数位天资出众的人物。

    可是这些人俱是生不逢时,浊潮的到来,导致道机改变,对于他们这些修成上境的大修,并不妨碍他们的能为,但是却影响他们去到更高境界。

    而能修炼到这等层次的修道人,都是有着坚韧不拔的毅力和不折不挠的求道之心的,故是并没有因此而气沮,无不是选择闭关探研,以寻解决之法。

    在那一段时间里,所有自负资才的修道人都是设法打破道机对于自身的枷锁,没兴趣理会外事。

    这等上层力量全部集体隐没,才导致了昊族渡过了从低到高的最脆弱的积累阶段,也是在这段时间内灵性力量得以突破到了上层。

    这期间但凡有一位大能出手,就能将他们就此扼杀,那也没后来之事了。可事实上,过去的从没有过这等先例,再加上浊潮使得各家宗派之间交流困难,所以没有人去重视也是十分正常的。

    到得如今,这些大能有的还在闭关,有的为了维护宗派存在不得不出来与昊族交战,但唯有一位,至今难下定论。

    这位闭关期间,赤光漫天,动静天地可见,弟子入其闭关之地查看,却是不见其人踪。

    这件事至今不见定论,因为这位去向不明,也不知道是成功还是失败了,有人认为其自化解脱,也有认为是遁界而走,去至天外,乃是得了大解脱,

    不过曾有言,此派还经常会莫名其妙得到一些东西,有些是从未见过的宝材,有些是不曾有过的草木。

    这类事多了之后,众人的猜测越来越猜测偏向于这位在某个不同于他们的界域存在着。

    假设这位能把这些送来,那说不定也能把人送来。

    中年道人道:“傅长老之意,是这位将人送渡入世的?或就是那方天地之人?”

    傅长老道:“世外之世,并非眼下才有之论,世外之人,若与我不同,那也无甚奇怪。我见那些书件上说,这些‘天人’都是识礼明智之人,那不妨寻一个过来问上一问。或能知其来历呢?”

    中年道人点了点头,他此前没这么做,是还没一个定论,有些东西装糊涂还好,若是弄得太明白,反对自己不利。还有么,也要这些人自己肯说,之前他没动手,不等于别人没动手,毕竟不是所有宗派都是良善,可是仍没把结果问出来,那就说明一定问题了。

    他颌首道:“既然这涉及我兴我之兆象,那就听傅长老的,将一位请来一问。”

    光都,环厅之内,张御合上了面前书本,他一挥了挥袖,自然有一个矮小的造物生灵过来,将之收走。

    他站了起来,看着外面密密麻麻的飞舟再次腾空飞去,他来此已有是一年多了,早些时候掀起的内战并没有平息,战争的规模反而越来越大。

    只是昊族每一座城域的守御都是十分完备,注定进攻一方要付出更多代价,还要一个一个城域啃下来,这使得战争更为惨烈。

    熹王一方在最早发动进攻后,现在已是居于平缓,但不是就此停下了,而是在积蓄下一轮攻势。所有的造物所都在夜以继日的打造战争造物,工厂到处都在招募可用的人手,也有一些对造物感兴趣的玄修因此顺利进入了造物所。

    当然,此界的造物也一样不是修炼出了心光法力的修道人能够参与的,所以他们都不曾去尝试恢复修为,但是这些人并不在乎,只是把这看作另一段人生。

    如今他的地位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

    这一年中,熹王的军队数次遭遇过邪魔修士,也有不少人中了邪魔神通,但是他很快就找出了解化之法。

    熹王因此很高兴,将他的职阶提升了一等,而在昨天,又授予了一个爵位,不过这不等于他说得多少权力了,只是一种禄勋罢了。

    假设熹王战败,这一切都是空谈。

    不过昊族是一个有着严格等阶的族群,有些地方他以前只能靠着朱宗护的晶玉,但是有了这爵位,他可以名正言顺去往很多地界。

    他看了一会儿外面景物后,来到了位于大殿之中的挪盘之上,伸手敲打了几下,随着一阵流光变幻,就出现在了另一处地界上。

    这里是光都城域的西南边角,修筑有一方巨大的角形大塔,此间镇压着一位曾被昊族捕捉的修道大能,实际被镇压的不止一位,而是两位,西南、东北两角各有一个。

    昨天得到爵禄之后,他就要求去往镇压地界看一看,毕竟他本身是一个修道人,对此感兴趣也不是太过出格之事,那里守御十分严密,也不是靠他表面上所显露出来的层次所能解救的出来的。

    最重要的是,这个地界实际上对昊族的中上层是开放的,目的恐怕是为了削弱昊族民众对修道人对敬畏,后来也证明这个做法很有用。

    他在被此间的守卒查验了符信之后,就被放行了。

    他沿着一条向下的通道往里走去,可见这座大角台是从一整块巨大玉石上挖出来的,上面布置了密密麻麻的困束阵法,在此过程中一定是有修道人参与并出力的。

    行走一个时辰,他来到了最底下的方形空间内,前面是一座长七丈、高三丈的琉璃晶墙,里面有一个端坐着的人影。

    这等大能,寻常人是无法直接望到的,只能看到一个反照出来的模糊影子,且并不是真实的,但是在他眼中,却是看得十分真切。

    这是一个披头散发的道人,双手吊起,身上被各种符箓所镇,从露在外间的皮肤和手臂来看,这位表面形象应当还十分之年轻。

    随着他到来,这道人明显有感应,抬头看他一眼,披下来的头发遮掩了面孔,但是目光却十分沉静平和,道:“许久未见有同道到此了,不知如今外间是何世道?”

    ……

    ……
Back to Top
网站地图 申博百家乐 太阳城手机版 太阳城申博官网 申博客户端下载
太阳城亚洲 申博太阳城66msc登入 太阳城申博游戏下载官方 申博sunbet菲律宾官网
咪牌百家乐 太阳城亚洲注册 捕鱼游戏 ag娱乐登入
申博游戏下载 真人百家乐 申博太阳城注册 菲律宾申博娱乐
澳门百家乐 申博官方网址 百家乐登入网址 申博太阳城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