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81

    为了让南部非洲的农场主们度过旱灾,联邦政府可以让利于民,可以制定有利于农场主的政策,甚至可以直接给农场主发钱,但是罗克不能逼着小斯当圣人。

    小斯作为一个商人,追逐利润是应该的,但是也应该适度,有些钱可以赚,有些钱不能赚,职业经理人可以没有这个觉悟,小斯作为联邦政府的司法部长应该有。

    转天罗克邀请小斯吃午饭,地点就在罗克的正义宫。

    “你这里距离太远了,开车都要半个小时,浪费时间——”小斯很随意,他和罗克现在是儿女亲家,两家人好的跟一家人一样。

    罗克也是为了躲清静,才把正义宫从市中心搬到总督府这边。

    这多少是个有点自私的决定,对于正义宫的工作人员来说不是好事,他们大多都住在市中心,现在每天用于通勤的时间多了不少。

    好在正义宫工作人员的薪水还是很丰厚的,私人汽车的普及率很高,即便是刚刚工作没多久的年轻人也可以使用分期付款,他们可都是银行的优质客户。

    “你什么时候学会节省时间了?”罗克好奇,以前的小斯可没这么努力。

    上辈子罗克看过一个新闻,一位好像是王储还是什么很自豪的表示,他工作非常努力,每天都超过四个小时,堪称全世界最勤奋的人。

    别生气,对于普通人来说,每天996住公司,还要担心被社会淘汰。

    可是对于一位王储来说,如果每天工作超过四个小时,那么确实是堪称勤奋。

    罗克所知道的,小斯每天用于工作的时间也就四个小时左右,这对于小斯这种超级富二代来说,堪称劳模。

    “要不然怎么办?就算是摸鱼,也要每天待够八个小时,否则就会有监察部找上门,我这个司法部长,总不能知法犯法。”小斯半开玩笑,司法部长带头摸鱼,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罗克不生气,只要司法部不出问题,随便小斯怎么摸鱼都行。

    “你的生意怎么样?”罗克犹豫着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干嘛问这个?”小斯好奇,以前罗克可从来没有关心过小斯的生意。

    生意做到小斯这种地步,只要自己不作死,公司就会按照惯性继续发展,近乎垄断的环境,足以保证公司的利润,根本不需要罗克担心。

    “最近看过报纸没有?”罗克隐晦提醒。

    南部非洲的报纸很犀利,针砭时弊这方面绝对敢说真话,一直以来罗克都希望新闻媒体能够起到真正的监督作用,有罗克作为后盾,《泰晤士报》的编辑们也确实是敢说,要不然这段时间也不会有关于罗德西亚公司的新闻。

    “哦哦哦,明白了,我回头会提醒弗兰克——”小斯很聪明,马上就领会罗克的意图。

    弗兰克是罗德西亚公司的经理,小斯手下最重要的左膀右臂,地位就跟安东之于罗克差不多。

    “钱这东西是赚不完的,差不多就得了——”罗克不强求,小斯的个人道德修养,会决定小斯事业的最终高度,强势如老塞西尔·罗德斯,另一个时空去世后依然落得个一地鸡毛,罗克不想看到小斯重蹈老塞西尔·罗德斯的覆辙。

    “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你总得给我点时间。”小斯没说谎,他名下大大小小几十家公司,不可能了如指掌。

    这就跟罗克一样,罗克对于名下财产的了解,可能都还不如扎克。

    罗克也知道小斯的情况,小斯本人并不坏,不会发这种国难财。

    南部非洲遭遇旱灾的时候,其他国家其实也不好过。

    同样是十二月份,印度多地暴雨频发,洪涝灾害严重,财产损失不计其数。

    美国五大湖工业区发生严重的雪灾,道路交通断绝,工厂被迫停工,数百人被冻死。

    困扰伦敦的还是雾霾,和其他被称为“雾都”的城市不同,伦敦的大雾更多是由工业污染造成的,每年冬天都有数百人罹患呼吸道疾病去世,即便如此,也没有引起英国政府的重视。

    这时候比拼的就是国家的管理能力,英国美国还好,毕竟底蕴深厚抗灾能力强,挺一挺就能过去。

    印度彻底悲剧,忍受着洪水的同时还要被英国压榨,贫民连肚子都填不饱,绝望的在死亡线上挣扎。

    相比之下南部非洲的受灾程度是最轻的,农场主的损失虽然大,饿死人的情况肯定不会发生,食品的价格也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市场基本稳定。

    还是在十二月,在南部非洲和美国的见证下,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比利时、捷克斯洛伐克、波兰等七国代表在瑞士洛迦诺签订了《洛迦诺公约》。

    《洛迦诺公约》是八个文件的总称,是一战中的欧洲协约国与中欧及东欧新兴国家尝试确认战后领土界线,并争取与德国恢复正常关系。

    这个八个文件分别是德、比、法、意、英五国签订的《相互保证条约》,桃月规定德、法、比互相保证德比、德法边界不受侵犯,遵守《凡尔赛和约》关于莱茵区非军事化的规定,英和意充当保证国,承担援助被侵略国的义务。

    除此之外德国和比利时、法国、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分别签订《仲裁条约》,条约规定德国和比、法、波、捷用和平方式解决彼此间的纠纷,每一组缔约国分别设立一个常设调解委员会处理双方之间的问题。

    最后是法国和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分别签署的《保障条约》,规定在任何一方抵御遭受无端袭击时必须互相支援。

    《洛迦诺公约》的签订,对于战后欧洲的和平稳定有着重要意义,会议标志着法国和德国的和解,敌人重新成为朋友,“洛迦诺精神”,即善意与和解的精神取代了过去的猜忌和对抗,似乎一战导致的怨恨和痛苦已经结束了,一个和平与和解的时代即将到来。

    不要太乐观,只是似乎而已,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一纸合约并不能带来真正的和平,《洛迦诺公约》也一样。

    当然《洛迦诺公约》的正面意义还是有,至少在《洛迦诺公约》签订后,美国和南部非洲都不约而同的加大了对德国的投资,罗克也终于兑现给克虏伯的承诺,满载的货船源源不断从南部非洲驶往德国。

    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中,时间来到1926年,开年第一天,阿布带着一个叫维拉蒂米尔的俄罗斯人来找罗克,并且给罗克带来了维拉蒂米尔的发明——电视。

    严格说来,电视并不是维拉蒂米尔发明的,甚至都不是首先发明的,早在去年,英国的贝尔德就公开展示了他发明的电视机,贝尔德也被誉为是电视机之父。

    “贝尔德的发明是用旧饼干箱和扫描圆盘组合而成的怪物,没有丝毫技术含量,维拉蒂米尔是一个真正的天才,他在前年就获得了光电摄像管的专利,去年又获得了显像管的专利,这两样东西才是电视机的核心,从效果上,维拉蒂米尔发明的电视也比贝尔德发明的电视更清晰,技术更先进,贝尔德的电视只能播放图片,维拉蒂米尔的电视却可以播放动态图像——”阿布对维拉蒂米尔推崇备至。

    罗克就太惊讶了,他之前还把发明电视机的希望寄托在尼古拉·特斯拉身上,甚至根本不知道维拉蒂米尔这个人。

    维拉蒂米尔1889年出生于俄罗斯,1919年来到尼亚萨兰,在尼亚萨兰大学工作,去年获得南部非洲国籍。

    “现在有图像吗?”罗克情绪复杂,他终于又能看电视了,这感觉真的是恍若隔世。

    “有的——”维拉蒂米尔打开了他发明的电视机。

    这个电视机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箱子,显示屏和箱子相比小的可怜,维拉蒂米尔打开电视之后,显示屏上出现了一段一只小狗在草坪上奔跑的画面,不出罗克所料,画面是黑白的,而且也没有声音。

    这也很正常,任何新生事物刚刚出现时都很简陋,需要不断地完善,才会变成罗克记忆中的样子。

    “我们正在研究声音和图像的同步传输,再给我们一些时间,电视技术就会更加完善——”阿布对维拉蒂米尔有信心,不过还是低估了电视技术的发展速度。

    再过两年,英国广播公司就开始长期连续播放节目了,五年之内就会开始实况转播,人类即将进入一个新时代。

    “非常好,尼亚萨兰大学要给维拉蒂米尔足够的支持,如果需要联邦政府的帮助,联邦政府也可以扶持。”罗克知道电视对于人类的生活会起到什么样的改变,很多人都是靠喂奶生活,这是统治阶级避免阶级冲突的手段之一。

    另一个时空的1996年,“**乐”一词最早出现于《明镜》杂志记者彼德·马丁与哈拉特·舒曼合著的《全球化陷阱》一书。

    这里“**”指的是让令人沉迷的消遣娱乐和充满感官刺激的产品(比如:网络、电视和游戏),用这些东西填满人们的生活、转移其注意力和不满情绪,令其沉浸在“快乐”中不知不觉丧失对现实问题的思考能力。
Back to Top
网站地图 申博直营现金网 申博登录网址 太阳城申博 申博现金网
66msc申博登入 申博真人游戏娱乐登入 申博138 申博官网登入
澳门新葡京赌场 ag真人娱乐 幸运大转盘 申博游戏下载
申博真人游戏 申博现金百家乐 申博游戏平台 申博登入网址
申博娱乐注册 申博手机下载版 太阳城代理 菲律宾申博开户